文化线路遗产的保护与活化利用——南粤古驿道的探索实践

2020-08-27 来源:

  文化线路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遗产,同时也是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中的一个重要话题,它的特点与保护的难点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在国际上,第一条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是著名的“朝圣之路”。它穿越了法国和西班牙边境,从古至今一直是朝圣者们通往孔波斯特拉的圣地亚哥的必经之路,沿路约有1800座建筑。不仅促进了中世纪时期伊比利亚半岛和欧洲其它地区的文化交流,也见证了基督教信仰在欧洲社会的重要地位,许多人也称这条路为“灵魂之路”。
  2008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通过了《文化线路宪章》,将文化线路作为一种新的大型遗产类型正式纳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范畴,该《宪章》也对文化线路的定义作出了清晰阐释。简单来说,文化线路遗产代表了人们的迁徙和流动,代表了一定时间内国家和地区之间人们的交往,代表了多维度的商品、思想、知识和价值的互惠和持续不断的交流。从实际的例子来看,自文化线路纳入《世界遗产名录》后,各国都开展了不断的保护工作与有利实践。其中以欧洲文化线路委员会为先,他们陆续设立了31条文化线路,旨在邀请人们来旅游并发现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将人员和地点聚集在共同的历史和遗产网络中,以此来实践欧洲委员会的价值观(人权,文化多样性,跨文化对话和跨界交流)。可以说欧洲文化线路以推动新兴旅游业来促进当地发展,对欧洲地区的遗产保护和地区发展具有深远意义。这31条文化线路有丰富的特定主题,如“种植业相关景观之路”、“新艺术风格之路”、“拿破仑目的地之路”等等。而且形态也十分多元,如以某几个片区内的文化遗产组成的区域型线路,以交通、宗教或战争为线索的传统型线路,还有各个遗产点较为分散的散点型线路。除了欧洲,美国也有具体的探索与实践。伊利运河国家遗产廊道和黑石河峡谷遗产廊道将地理空间的客观线路与文化遗产资源巧妙结合,“波士顿自由之路”作为历史文化游径见证了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历史,也将相关的历史遗址串联了起来。
  若将目光转向国内,不难发现我国也有对文化线路遗产的探索与实践。如著名的丝绸之路、蜀道和茶马古道等。我们在看到文化线路遗产正日益被人们所重视的同时,也看到它具有鲜明的特色,而这些特色恰恰又造成了保护利用方面的难点。首先,文化线路强调空间和时间上的连续性,说明其历史跨度大、空间分布广;其次,由于涉及一个整体,线路具备了比组成要素的总和更多的价值和文化意义,这也说明文化线路上的遗产往往类型复杂,保存状态也参差不齐。这些既是文化线路遗产的特点,也是保护利用的难点所在。


南粤古驿道的探索和实践

  在南岭以南的南粤大地上,陆路与水路并举,官道同民道并行。西京古道、梅关古道……这些苍茫的古道有些只留存于文字之间,有些虽已抵受住历史的风霜,但如今仍湮没在荒草萋萋之中。这些古代道路也曾辉煌通达、车马喧闹,但随着现代交通体系的发展,他们在饱含岁月与山野之美的同时,却又日渐凋零。南粤古驿道现有遗存存在少、散、远的特点,2016年广东省启动了南粤古驿道保护与利用工作,至今已经发现的古驿道遗存有200多处、陆路遗存233条,总长710.44公里,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道路的形成伴随着文明的演进,自秦朝始,水陆两路兼修,秦朝大军南下首次将岭南地区纳入中央帝国的版图。唐宋时期,在原有古驿道的基础上,东西交通得到了沟通与发展,岭南地区也处于开发进程之中,社会经济走向繁荣。明清两朝,除了巩固海防,还加强了与出海口的联系,南粤古驿道成为沟通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环。驿道建设无疑是国家统治的重要手段,南粤古驿道的发展让我们看到这条武力征服的战争之路,走向沟通商贸往来、民族迁徙的文化融合之路的过程,也使岭南地区从偏安一隅的封闭之地正式发展为国家门户之地。

南粤古驿道历史地图

  一、作为文化遗产的南粤古驿道
  1913年,北洋政府实行“裁驿归邮”,将全国的驿站裁去并代之以现代化的邮政体系,也标志着古代驿递制度的终结。故在官方定义上,南粤古驿道指的是1913年前广东省境内用于传递文书、运输物资、人员往来的通路,包括水路和陆路、官道和民间古道,是经济交流和文化传播的重要通道。而作为亟待保护的历史文化遗产,南粤古驿道的概念从提出伊始就一直在不断扩展,层层叠进。不止关注曾经辉煌宏阔的官方驿道,那些寂寂无名的乡村古道也都被纳入保护对象的范畴。
  东汉建武年间,桂阳郡太守卫飒凿山通道,开凿了一条自今广东英德含光经乳源至湖南宜章全程500余里的道路,此路接骑田岭道而通往中原、通往西京(今西安),故谓之“西京路”。古人称其“上通三楚,下达百粤”。
  羊蹄岭古驿道是一条沟通广府与潮汕地区的千年古道。于明景泰年间(1450-1456年)得到拓宽,在上建亭砌石,并置僧施茶用以平时的道路维护,成为粵东的邮传大道。清朝乾隆期间在岭上建立五座关隘,“高岭横天出,雄关锁岭巅”,自此闻名于闽粵两省。虽然如今这五座关隘只剩残垣断壁,但我们仍能感受当时的巍峨与雄壮。2018年5月考古队员也对这段道路进行了勘探,确认现存路面为明清时期。
  自明朝中叶始,歧澳古道便是连接澳门和中山的重要通道,同时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康熙十八年十二月,清廷开放内地与澳门的贸易,澳门与内地商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歧澳古道繁华了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官府主导修筑、官民共享、香山与澳门商业往来的官道。这条路上不仅只有商品交换,这里也走出了一批近代“开眼看世界”的人士,如首批留学生团体、买办家族等,他们其中不乏许多在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如孙中山、唐绍仪、郑观应等。他们开风气之先,推动了中国的近代化进程。
  岭南水路众多,码头和桥梁也是南粤古驿道沿线不可或缺的部分。其中既有简朴的石板桥,也有精美的潮州湘子桥。湘子桥始建于南宋,在明朝时期形成了“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格局。意指东西两边各有12座桥墩,每座桥墩上都有一个秀美的亭子。两头十二桥墩的中间有十八只梭船相连,以此沟通韩江两岸。当韩江上有通航需求时,十八梭船便打开,因此被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而且,桥上的亭子也是古代摆摊贸易的场所。
  南粤古驿道上还有很多的茶亭、驿站和关隘,它们类似于古代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也是众多文人骚客的创作对象——“西陵侠年少,送客过长亭。青槐夹两路,白马如流星”,“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这些建筑融合了当地的特色,雅俗兼具,呈现乡土风气的同时也蕴载着文学气息。茶亭上的对联便是最好的例子——“行走良劳,歇歇再去;喉吻极渴,茶茶快来。”另外,南来北往的人在此歇脚、饮茶,交流着彼此的见闻,小小的茶亭无疑是信息传播的重要媒介。
  古驿道上的关隘最著名的当属梅关,位于江西和广东的交接,跨于梅岭之巅,古称“一步跨二省”、“立梅关以分江广之地”。梅关始建于宋代,现存关楼为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重修。关门上的对联“梅止行人渴,关防暴客来。”很好地概括了梅关在古代时候的用途,平时为往来行人提供休憩之所,战乱则为重要的战略之地。

梅关

  南粤古驿道上的文化遗产不止这些道路上的实物建筑,实际上道路与聚落是密不可分的,驿道为村落提供资源与人口,村落又为驿道提供了补给与支撑。因此,不仅要保护道路本身,还要保护那些曾因道路而兴旺的古城镇、古村落,以及相关的乡规民俗、风俗节庆、传统手艺和传说故事。通过南粤古驿道文化遗产的探索与实践,我们看到了辗转南迁、新兴江畔的理学名村——云浮村,乌径古道旁、西晋南迁的第一村——新田村,中原南迁氏族的驻足地、中外粤人的寻根之地——南雄珠玑镇,以及望族聚居、富商云集之所——龙湖古寨。
  除此之外,我们也不应忘记那些以村寨为载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纵观中国历史,许多士人、官员通过南粤古驿道南下来到岭南,如苏东坡、汤显祖等等。他们在南下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与佳作,汤显祖就在湛江的徐闻书院写成了四大名剧之一的《牡丹亭》。而一些民俗民情也流传至今,石塘村的“月姐歌”、郁南兰寨的“禾楼舞”,还有西京古道千百年来不变的“九月除道”(沿线居民为使道路可以长久地通行,每年九月都会自觉地进行道路维护)……与古驿道息息相关的民俗与民情、史实与传说并没有随历史而埋没,南粤古驿道穿透了时光的经纬,将这些遍布岭南大地的文化遗产一一缀连起来,也赋予了它们更加丰厚的含义。
  南粤古驿道的遗产构成类型主要分为四类:1、古道和交通史迹。不仅指古道本体,也包括古驿道及其相关附属设施;2、城市与村落史迹。他们反映了聚落与古驿道之间的互生关系;3、商品生产与贸易史迹。反映着“南粤古驿道”在区域交流中所承担的经济职能,比如笔架山窑址;4、多元文化史迹,反映其文化职能,如方济各墓园。
  总的来说,五岭以南、南海以北的广东是一个相对独立且自闭的地理单元。散落境内的古代交通线路是中原王朝翻越南岭,突破地理限制,实现移民开发,沟通政治经济往来的必然结果,也是控扼边陲,维护国家统一的有力工具。不仅是省内交通孔道,它向北穿越南岭北联长江流域、中原腹地,进而借由京杭大运河沟通整个北方地区;南行放洋出海,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东南亚、南亚乃至更遥远的文明产生持续的文化交流和沟通。
  二、多部门联动,全社会共享
  历史上,南粤古驿道水陆相连、千丝百结,促进了南北通融。而今天,对古驿道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则是真正的“八方汇流”。
  如上所述,南粤古驿道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文物保护项目,因此它从一开始就突破了部门的局限,实现住建、体育、文化文物、旅游、农业等多部门的联动。对这场保护与利用的共同投入,可谓是“政府倡导、专业志愿者支撑、部门无私合作和资源共享、社会大众参与”。其中的专业志愿者,指的是专业的“三师”队伍,即规划师、建筑师和工程师。随着对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的不断发展,“三师”队伍也在不断扩大,涵盖到医师、老师、工艺美术师等职业。这些专业志愿者率先走上古驿道,为当地村民提供专业知识的援助。也正是因为多种力量的汇聚,南粤古驿道的保护利用突破了静态且孤立的局限,呈现出丰富多彩、创意无限的局面。
  户外赛事——最早在南粤古驿道上开展的活动
  选择具有一定规模和历史背景的古驿道边的传统村落作为定向越野的体育赛事场地。南粤古驿道第一次将定向越野活动引入富有文化底蕴的传统古村落中,2019年也在古驿道上举办了国际定向越野总决赛,产生了深刻影响。
  “寻找葛洪足迹千人徒步”活动
  南粤古驿道还举办有文创大赛,吸引了省内多所高校、轻工集团踊跃参加,许多文创作品已投入当地使用,真正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艺道游学——寓学于游,乐趣无穷
  “驿路同游”的系列课程,让中学生在探索古驿道的过程中学习各种知识,让古驿道化身为精彩的户外课堂。南粤古驿道少儿绘画大赛的举办,为小朋友们提供了无穷的想象空间。
  发布重大文物考古发现
  共有15处入选,肇庆古城墙驿道遗址便为其中之一。经考古勘探,新发现道路遗迹12条,该处遗址呈现出一组年代序列完整的遗迹和遗物体系,历经了千年变迁,蕴含丰富的历史信息,毫无疑问是研究古城发展、丰富古驿道类型的特殊的实物例证。
  莱山六朝墓葬群也为其中之一,位于韶关市乳源县桂头镇北侧,处于西京古道沿线。该墓葬群造型华丽,底部还建有排水设施。难能可贵的是,其保存状况良好、年代延续时间长、出土遗物丰富且具有较强的时代特征,为深入研究六朝时期岭南政治、经济、文化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另外,该墓葬群的发现能对 “北人南迁”线路的问题有所启发,有助于推动岭南六朝时期“华化”与“侨归”的民族融合问题的探讨。
  最后是广州莲花书院遗址,该书院与历史上的著名大儒——湛若水息息相关,它是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莲花书院遗址的形制和布局,能在相关文献记载中找到印证,为中国古代书院特别是明代书院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资料。山中的石板古道也保存得较为完好。
  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生态保育与科普教育也不可或缺。通过这些活动,来展现古驿道沿线的自然生命之美,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将古驿道打造成一个开放式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三、南粤古驿道示范段建设
  所有活动的最终目的是要更好地保护与利用南粤古驿道,而现存的古驿道分布在广东省偏远的山区、农村,对于如何做到真正的联动全省,则需要采用示范段建设的方法,即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古驿道和历史文化节点作为示范段,通过示范段建设为全省工作树立典范。
  示范段的建设包括四个部分:驿道本体修复、沿线遗存修复、连接线建设和标识系统建设。其中,前两个部分都按照《南粤古驿道保护与修复指引》要求,遵循“真实性”、“完整性”、“安全性”、“生态性”和“可持续性”等修复原则。从而保证古驿道的历史信息及其来源的真实性、减少安全隐患,维护与改善古驿道沿线的自然生态环境。具体而言,《指引》将古驿道分为几种类型,再进行针对性地修复。
  除此之外,还要建设生态性古驿道连接线。这其中包含了两种方式,一为“新建”,二为“划线”。通过利用和建设绿道、步行径、县道及乡道等手段,将重点线路范围内各段古驿道本体连接起来,确保形成连续、可达的古驿道游线。在南粤古驿道上,也进行了标识系统的建设。根据《南粤古驿道标识系统设计指引》要求设置古驿道标识,与国际接轨,最终完成从城市到古驿道、历史遗迹、古村镇的行进路线清晰化和秩序化的信息设计。
  在示范段建设四个部分的基础之上,展开了一系列收集、整理资料及发掘历史的工作,如梳理历史文献和收集并整理重点线路的碑文拓片等。在历史文化资源发掘的过程之中,也不断地涌现新的成果。
  关于南粤古驿道示范段建设的例子有许多,江门市海口埠古驿道就是第一批示范段之一。除了按照上述内容进行相关建设以外,值得注意的是,台山也是著名的侨乡,当年这里的华侨出洋时,就是从海口埠出发。这里的骑楼可以说是他们对故乡最后的印象,留存下来的银信和侨批也是重要的世界记忆遗产。
  作为第一批示范段之一的还有汕头市的樟林古港驿道。樟林港曾是潮汕以至粤东和赣南、闽南地区出海的一个主要港口,号称粤东第一大港,也是海防军事要冲。直到汕头港的兴起,它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这里也曾是著名的广东红头船启航圣地。示范段的建设工作使其原本的港口码头得以重见天日,作为货仓的永定楼也出现在人们面前。另外,这里也是南粤古驿道出海口的纪念地。
  四、以道兴村、以道兴粤
  古驿道如同血管一样连通了广东省各个城市和乡村的传统文化,围绕着古驿道开展的各项活动对整个广东省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便是“以道兴村、以道兴粤”。保护古道,但核心关注的是道旁的村、路上的人。在系统、全面地保护并利用古驿道的工作开展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广州夏街村的老屋摇身一变,成为非遗基地和创客空间,其中以榄雕技艺最为突出。随着一些村落的知名度不断上升,当地特色农产品与文创也逐渐为外来游客青睐。
  在进行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工作的同时,驿道线路上的村民也有意识地自发进行保护,并参与进来。何新屋的村民会议便是一个很好的事例。何新屋是一个客家的围屋,位于广东河源连平县大湖镇。这里的村民在一天晚上召开会议,拟写了一份请愿书并通过县里递交上去,他们申请成为南粤古驿道定向越野的场地。村民的申请最终得到了批准,在对何新屋进行整体修葺之后,这里正式成为了南粤古驿道定向越野的场地之一。
  总结来说,古驿道网络串联起一座座古村落,曾经这些村庄因古道而兴盛,又因古道的凋敝而衰落,今天,再因古驿道的活化而焕发生机。
  来源:本文为讲座整理稿,摘选自南越王宫博物馆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