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岭南麒麟舞的兴衰——以番禺黄阁镇为例

2018-07-20 来源:

於芳

  自2000年以来,广东番禺黄阁镇麒麟舞频频在国内大型民间艺术大赛中获得大奖,格外引人注目,而且在黄阁镇麒麟舞的带动下,广东的麒麟舞活动兴盛起来。原本黄阁镇麒麟舞是当地民众在春节期间表演的用以助兴、调节气氛和祈求吉祥如意的传统民间舞蹈,并不是大型的民俗活动,可是现在麒麟舞成了黄阁镇的代表性民俗文化,其间必然要经历一个过程。那么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同时,作为振兴地域经济的文化活动,麒麟舞如何被打造、展示出来?麒麟舞的变迁过程与观光是否有联系呢?下文将以上述问题为研究重点,考察黄阁镇麒麟舞的发展历程。
  一、黄阁镇概要
  黄阁镇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的东南部,在珠江三角洲的中心,三面环水。东临珠江出海口,海岸线长21公里,与东莞市虎门镇隔洋相望,与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河相隔。毗邻港澳,距广州、深圳、珠海等地均为一小时左右车程,是连接广州、深圳、珠海等城市的中心点和枢纽。现全镇总面积76平方千米,常住人口约3.3万人,现辖14个村民委员会和2个居民委员会,镇政府设在东里村。
  黄阁镇山清水秀,当地人称此地为鱼米之乡,物产富饶。全镇地形以三角洲冲积平原为主。历史上的黄阁经济以农业为主,主要种植水稻、甘蔗;全镇水域面积36万亩,麻虾的养殖已形成区域化、产业化生产,成为黄阁的主要产业之一;同时采石业也是全镇经济支柱产业之一。
  从1998年开始,镇政府加快了产业调整,由于被列入“广州市南沙开发计划”中,大量耕地被征用,政府先后制定了加快工业发展,减轻企业负担,扶持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措施。在产业结构由农业向工业转型的过程中,镇政府把第三产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来抓,以广州实施“南拓”发展战略为契机,加快了对小虎、沙仔两岛的开发,并展开了以发展旅游、度假、房地产为主的东里湖项目的开发,政府认定这是黄阁镇今后的新经济增长点之一。
  随着我国加入WTO,在经济全球化、城市现代化、农村城镇化的巨大潮流中,为谋求发展,镇政府注意到了麒麟舞,希望通过一系列的麒麟文化活动,提高黄阁镇的知名度,促进黄阁镇的经济繁荣。
  二、黄阁镇麒麟舞的兴起
  1.传统习俗麒麟舞
  黄阁镇麒麟舞于清末民初由东莞传入,至今有一百余年历史。传统麒麟舞表演多在春节、元宵节期间举行。自麒麟舞在黄阁兴起后,曾有过两次中断,一次是因抗日战争而中断,在赶走日本人后的1945年,村民们又高兴地舞起了麒麟;另一次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因“破四旧”而中断,“文革”后逐渐恢复。麒麟舞作为一项民间社团活动,在传承方式上以师徒相传为主,有少数父传子。大塘村与别村不同,以李姓村民为主,所以当地麒麟舞由李氏家族代代相传,从不请教头,至今已传至第五代。其最初创始人是李奉和李可清叔侄,后来由东莞而来的“老萧”(此人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大家都叫他老萧)也参与了大塘麒麟舞的创作。
  从教授方法来说,麒麟舞以口头教授为主,师傅与徒弟之间口耳相传,未付诸文字。不少村民从十来岁开始学习麒麟舞,一年左右可入门,包括六个月基本功的学习,主要是扎马步和基本的拳(步)法。但刚入门时还没有资格舞麒麟头,必须待经验充足后才可舞麒麟头,经过多次表演后可以当师傅。
  作为传统民间习俗的麒麟舞,一般在春节、元宵节时,由麒麟队伍自行或应邀到各乡村进行表演,祈求风调雨顺、如意吉祥。各村拥有的麒麟数目不多,一般只有一头或两头。从大年初一到初八,各村的醒狮、麒麟、武术表演者都会在广场或空地上搭一个棚作表演,麒麟舞很少单独作表演。表演结束后,麒麟跟着醒狮走街串巷去拜年。除了春节之外,在某些喜庆的场合下村民们也会舞醒狮和麒麟,如当村里有人去当兵时,麒麟会跟随着醒狮,和村镇的领导、村民一起去欢送。
  黄阁镇麒麟舞从产生至参加杭州“山花奖”大赛前,在道具、表演程式与步伐上大同小异,基本无变化,只有少数情节为迎合观众的需求,借用了醒狮舞以及舞蹈中的某些动作。同样,黄阁的麒麟舞也与武术有密切关系。当地武术又被称为“国技”,麒麟舞最初是作为国技比赛中的表演环节来演出的,不带有竞赛的性质,只是用来在比武的休息间隙娱乐观众,调节气氛。可见麒麟舞是醒狮舞和武术表演的附属表演,用来助兴和调整观众情绪。
在祈求幸福、快乐的心理需求下产生的麒麟崇拜支配下,作为农民的文化娱乐、交流感情、增强社区凝聚力的方式的传统民间习俗麒麟舞,依靠身体技法的演绎与被观看得以传承了下来。并且很明显,传统时期的黄阁镇麒麟舞仅仅是民间的一项节庆时调节气氛的助兴表演,是一种附属性的民俗行为,并非大型的民俗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