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欣耀:回忆邓小平1992年南方之行

2018-01-11 来源: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要从1991年夏天说起。那年六七月份,邓朴方来深圳,住在松园别墅。我陪李灏同志去看他。李灏对他说:你要回去了,问老人家好,请他再来,这些年又有很大变化。邓朴方回答说:我们一起做工作,有可能到冬天来。此后,李灏多次找我们谈话,说看来争取小平同志来深圳是有希望的,从现在起就要开始做准备工作。根据市委的要求,我们接待办及时提出了整治、装修柏园和桂园别墅的报告。李灏同志及市政府有关领导批复后,就动工了,还修建了一条专门供小平同志散步的小路。
  小平同志来深圳时,我参与整个接待工作,从头到尾都参加了,还记了工作日记。当时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深圳方面的接待方案和思路,经市委主要领导审定拍板:第一站到国贸大厦,上旋转餐厅看深圳全景;第二站去看皇岗口岸;第三站去民俗村,了解深圳的精神文明建设;第四站看先科,了解科技方面的情况;第五站去渔民村(当时因气候原因且已经没有了渔民,只有村,加上道路又不好走,结果没有去);第六站去仙湖植物园植树。
  小平同志的专列于1月19日上午9点到达。毛毛搀扶他下车。虽然坐了两天两夜的车,但一点也看不出他有疲劳感。谢非同志上前迎接:“小平同志,我们非常想念您!”李灏说:“小平同志,我们深圳人民欢迎您来视察。”毛毛就对他讲:“人民欢迎你,谢非、李灏欢迎你。”迎接的车队到了迎宾馆后,在小平同志步入别墅时,我在旁边对小平同志说:“首长,这是桂园别墅,1984年您住过的地方。”小平同志点头说:“我记不住了”。我又说:“首长,这房子又装了一下,房间小了一点。”小平同志说:“房还是小点的好。”他说话的声音很洪亮。
  进房不到10分钟,小平同志就走了出来。小平同志身边的工作人员孙勇对我说:“小姚,快、快,小平同志要到外面走走。”我说:“没有安排呀。”小平同志刚到,就这么急着到外面去看,当时我们都感到很惊讶。
  我们只好提前按准备的路线走,到皇岗区看市容。小平同志兴奋地说:深圳变化这么快、这么大,我想不到。他还说:看来,我也有失误的地方,应该把上海也放进来就好了。
  孙勇同志对我说:小平同志高兴了。看来深圳不错。
  午饭,小平同志一家在一起吃的,没有宴请。我们和工作人员一起就餐,因菜肴多了,没有吃完,孙勇同志批评说:小平同志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非常严格,他心里总是想着全国人民,你们要注意节约啊!
  20日上午9点30分,小平同志来到国贸大厦。老百姓听说他来了,全都聚集在路边。看到小平同志后,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这显示出深圳人民对小平同志的热爱。小平同志的一些重要谈话,主要是在这里讲的。当天上午离开国贸后,接着又去了先科。在国贸,小平同志与群众接触的热烈场面,使负责警卫的同志感到为难。为了做好第二天去民俗村的安全工作,当天下午又作了进一步的研究。
  21日上午,车队直接开到了民俗村内。像往常一样,一些游客在里面游览。小平同志坚持乘坐电瓶车游览与群众见面,并频频向大家招手。
  22日上午,去仙湖植物园。在那里,小平同志亲手种下了一棵“高山榕”。植树结束后,小平同志自己走了十数步,尽显伟人风采。当时,电视台的同志“紧急行动”,拍摄下这一珍贵的镜头。由于当时的风比较大,毛毛和孙勇劝他赶快上车,往回走。小平同志说:“就走啊?”“真不自由。”
  小平同志在深圳的讲话主要是在国贸大厦讲的。当时,李灏、谢非同志汇报后,小平同志讲话。他在深圳讲话的主要内容有:姓社姓资的问题,要坚持两手抓,要敢闯、加快发展,党的基本路线要坚持一百年不动摇,要少说空话、反对腐败。有时在迎宾馆散步时,边听谢非、李灏同志汇报,还边插话。一次,当李灏同志讲到“改革开放有一定阻力”时,小平同志回过头来坚定地说:“是拦路虎,就赶走;是绊脚石,就踢开。”“改革开放一定要搞下去,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此话在国贸旋转餐厅听汇报时又说一次)在民俗村,他主要讲了共同富裕的问题,说:要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贫穷地区共同致富。
小平同志离开深圳之前,还接见了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并分别与他们合影留念。照相的顺序是:第一批是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广州军区领导以及深圳五大班子领导;第二批是参加接待工作的全部人员;第三批是公安警卫交警等人员;第四批是执勤武警部队的同志。
  小平同志离开深圳不几天,任仲夷同志来了。他问我有没有作记录,还说:小平同志来深圳讲话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将会掀起一个新的大波涛。他告诉我:“应该有思想准备,赶快整理。”我听了这话,很是激动。后来,周南同志见到李灏书记时说:“深圳把小平同志请来了,这不仅对深圳,而且对全国的改革开放都会起很大的推动作用。”
  我觉得,在接待小平同志的几天时间里,自己受到了很大教育。一是小平同志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俭朴,没有给地方负责接待的同志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二是他心里始终装着人民群众,非常热爱人民;三是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非常关注;四是对中国下一步应当怎么走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小平同志的谈话虽然是脱口而出,但又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认为他讲话的内容,无论是思想性,还是科学性,都是最高水平的。参加接待小平同志后,我曾对自己的亲属讲:“要是小平同志再年轻十岁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