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锡与《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

2020-05-19 来源:

  陈天锡(1885年—1975年),字伯稼,谱名作甘,行六,福建福州藤山塔亭人。出生于书生门第之家,其父亲陈自新,字焕皋,光绪丙子进士,光绪19年湖南乡试,朝廷任命陈焕皋为对读官。光绪20年湖南乡试,朝廷任陈焕皋为第四房同考官。其侄陈正青,投奔延安参加红军,是著名新闻摄影作品《开国大典》的作者。陈天锡曾任中华民国军政府外交部秘书,考试院秘书,是研究古代法律著名学者,其关于律法方面的著述,至今依然是海峡两岸研究近代司法历史的依据。
  陈天锡一生与林森、戴季陶交厚深重。1918年陈天锡任广东三水县民政建设三课课长。此时广州军政府为护法,呼吁国际社会支持,为此军政府特组建外交部,向国际友邦驻华公使递交军政府公告,要求友邦承认本军政府,不承认北方政府。外交部总长由林森担任,大元帅府秘书长戴季陶兼次长,政务司司长是孙中山秘书李锦纶,秘书是孙中山之子孙科,一共只4人。外交部匆匆组建,人很少,规格却很高。有同乡向林森推荐陈天锡,林森旋即请大元帅颁发任命,任其为秘书,意甚殷切,陈天锡亦不负所望。外交部文牍繁多,凡不能及时料理之件,陈天锡就带回住所连夜加班完成。既能吃苦耐劳,又很干练老城,林森十分赞赏。当年5月,外交部解散。陈天锡在外交部任职仅两月余,但勤奋、艰苦、精干,已为人识。不仅林森先生欣赏,临别时戴季陶亦对陈天锡恳言:我们“将来当还有共事机会。”
  在外交部解散后,林森就任广州军政府议长。除忙于本职,还经年不断为建造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念坊,奔走呼号,向国内外各方募捐资金。工程中设计、施工、选材等,事必躬亲。经数年营造,纪念坊主体工程基本完成,整体布局初具规模,个体墓葬也都已完善。美中不足的是纪念坊中有很多零星地段,为当地贫民所有,拆迁移民非常棘手,难以统一规划建设。这些地方,属于番禺县管辖。为此,林森在1920委托番禺县代为收购这些土地,要求番禺县妥善安置贫困移民。陈天锡这时恰在番禺襄助理政,番禺为广州首县,县长广有应酬,外出多于办公,把一应公事,都交给陈天锡办理。林森先生所托之事,恰巧是陈天锡经办。经过苦口婆心劝说和适当安置,费尽周折,陈天锡终于圆满完成任务,林森非常满意。1921年11月,孙中山北伐军东路军司令许崇智,联合皖系徐树铮之王永泉部联合进攻福州,福建督军李厚基败逃,福州收复。徐树铮推王永泉为福建总抚,遭到各方反对,由是孙中山任命林森为福建省长。林森先生到达福州一上任就任命陈天锡为省署第一科科长。在林森辞职福建省长后,陈天锡回到广东,先在江门警察厅任总务课长,后到中央银行当文书科长。
  由于我国南海诸岛蕴含丰富的资源,日本垂涎已久。1921年采取扶持何瑞年的方式在西沙群岛建立了大规模的磷矿开采公司。3月,何瑞年向民国政府内政部呈文,谎报股东、资本及承垦计划,请求批准设立“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并由该公司集资承领西沙群岛大小岛屿15处,开办垦殖与渔业。他们不但在西沙的各个岛屿开采磷矿,而且在当地建立淡水制造工厂,修建碉堡炮楼,甚至修建将来可停靠海军军舰的海上栈桥。这些行为引起了在西沙群岛海域打鱼的中国渔民的忧惧。1922年2月,崖县政府派出崖县公民大会执行委员陈明华,协同“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经理陈介叔前往西沙群岛进行勘测,为颁发承垦证照向崖县政府作报告。“陈明华是崖县人,勘测期间的耳闻目睹使他警觉起来,通过明察暗访,搜集证据,洞悉了日本人勾结中国奸商的阴谋。”陈明华以调查及目击事实,义无反顾地揭露了日本人的阴谋,发出了呈请政府撤销“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的呼声:委员见闻所及,不忍缄默,用敢直陈,应请呈省署将原案注销,俾日人无从施其伎俩,地方幸甚,国家幸甚。与此同时,民间爱国人士也多方奔走,唤起民众共同保卫西沙。
  为了扩大舆论声势,争取社会各界的支持,张启经、吉采、麦上椿、黄敦复、邢福麟、麦上玺、林泉、黎茂荣、黎茂萱、秦匡洲、何绍沅、黎毓璜、李福海、邢国玺、陈英才、罗业新、吉章简、王大宣、梁志刚、黎毓章、陈世训、郑绍仁、林家杨、韦大康等24名意气风发的崖县爱国青年满怀一腔热血,以“琼崖公民代表”的名义,公开发表《琼崖公民对西沙群岛沦亡宣言书》:“窃以山河破碎,壮士兴悲;天下存亡,匹夫有责。乃者,倭奴觊觎我西沙群岛,设立实业公司,利用狗彘不食之汉奸,出名顶替,实行经济灭国之手段,剥我体肤……西沙而入日人之掌握,则琼崖海权随之尽失,琼崖且将随之偕亡。琼崖亡,则我国南方舆图,能不为之改色乎?呜呼!国家破亡,于斯朕兆……觅得崖县委员当日测勘西沙报告全文,读之令人发指!爰用儒墨陈词,直抒胸臆……恳请政府迅予注销该公司,并予以惩治国奸,以警将来,是诚中国之幸也。若政府仍听奸言,不顾民意,则我琼民激于义愤,势必以最后五分钟手段,为无可奈何之对付。他日肉搏西沙,血飞琼海,争主权于万难,还山河于一发,是平生期许之志……”。这一宣言书在1922年4月特刊在琼崖早期共产党人徐成章等创办的《琼崖旬报》第36期 (创刊周年纪念号)上。
  这一旷日经久的斗争,持续了整整6年之久。1928年广东省政府宣布撤销何瑞年所承办的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迫使何瑞年退离西沙群岛。1928年5月广东省政府在中山大学的推动下,派遣专人组成调查委员会,由农学院院长沈鹏飞担任领队,地质学教授朱庭祜先生主持,一行16人乘海瑞号军舰前往西沙进行实地调查。结果,他们发现西沙群岛不但矿产丰富,而且风景秀丽。如果以之建立海洋教育基地,是一个极佳的选择。于是返回广东的中山大学考察队员将此情况向学校进行了汇报,最终结果是西沙群岛成为了中山大学的校产。
  1928时,兼任中山大学校长的戴季陶想新编一个新的中国版图。加上对南海西沙群岛一带地理环境和历史,很有兴趣,但所知不多,便想请中山大学出面来承办此事,写个有关西沙群岛、东沙群岛的详细介绍,于是想到了陈天锡,并约请陈天锡到自己寓所,就西沙群岛及东沙群岛问题,进行了一次长谈。谈话中,陈天锡对西沙群岛及东沙群岛所拥有的渊博知识,让戴季陶十分震惊。临别,戴季陶语重心长地对陈天锡说:“你若能把两岛地理及自然概况,和历史沿革经过事实,编著问世,功莫大焉。”
  陈天锡谨遵戴季陶之托付,随即着手编写有关西沙群岛和东沙群岛的历史资料。历时三个多月,终于汇编成《西沙岛成案汇编》《东沙岛成案汇编》。《西沙岛成案汇编》包括九章和一个附录。第一章绪言;第二章西沙岛之发现时期;第三章西沙岛筹办处与裁撤及设立期内之进行情形。第四章历次商人呈请承办西沙岛之经过;第五章何瑞年等初期承办西沙岛之情形;第六章何瑞年呈报赴岛开办后各方反对之经过情形;第七章何瑞年再度承办西沙岛之情形;第八章最近官厅间之主张;第九章结论;附录黄莫京译《西沙群岛》。
  书稿写成后,戴季陶大喜过望,立即催促付印。陈天锡即赶到香港,与商务印书馆洽谈,很快就印行出版面世。鉴于这两书在领土、外交上的重大意义。戴季陶立即通令所属机关仿照编印,将两书分送中央各机关备案。
  《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将西沙、东沙诸主要岛屿的地理位置,经纬度数,交通里程、平方面积、物产资源、历史沿革,管理建设、行政区划,以及当年与日本、越南对群岛主权之争,清政府对德国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进行调查测量的抗议等等,外交电文、案牍文件,分门别类加以考证、整理,附注详细说明。并汇编成图。
  《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以翔实众多的历史资料,权威性、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全面地论证了该两岛属于中国的历史事实,是我国有关西沙群岛、东沙群岛最早最系统的历史文献。曾任孙中山英文秘书、大元帅府秘书的李禄超对陈天锡编纂此二书赞不绝口,在为两书序中云:“盖诚所谓有关国计民生,兼具深长历史之一重公案也”。直到今天,这两本书对于国外有关南海该两岛及海域主权,与我国对此有领土主权的纠纷,仍然具有权威性的历史佐证更是研究南海历史的学者必备的参考资料。后人的研究多引用此书,相关著作及论文,均将此书作为重要史料来源,该书观点也多被采用。
  陈天锡长期在考试院工作,林森患病和逝世前后,陈天锡不时前往探候。1943年林森去世后,陈天锡在参加葬礼后,有很深的感想。在回忆录中写道:“谅哉,礼义足为干橹,忠信可涉波涛,后之人能不憬然省悟乎。”1949年后去台湾,以考试院首席参事退休。其著作还有《戴季陶年谱》《迟庄回忆录》《考试院施政编年录》等。

  来源:南海记忆工作坊微信公众号,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专员李庆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