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袁崇焕冒籍考试说起

2020-04-15 来源:

李肇伦

  最近沸沸扬扬都在说一个话题:放开“异地高考”。也就是说:非本地户籍人员的子女高考制度要改革。高考限定户籍,大家不要以为这是现代人发明的,实际上中国古代社会就存在这个问题,最著名的代表就是“袁崇焕冒籍”事件。
  说到袁崇焕大家都不感到陌生,自从电视剧、百家讲坛关于他的节目播出后,袁崇焕的名字就响彻大江南北,各个地方都在争抢说是他们家乡人。当车子沿312国道从广东进入广西梧州,就不断看到“欢迎来到袁崇焕故乡”的牌子。藤县人骄傲地说袁崇焕是他们乡里人,因为典籍记载袁崇焕是在这里出生的。平南人也说袁崇焕是他们乡里人,不信,你看他家的祖坟,旧居都在呢。苍梧龙圩也说袁家在这里有故居,渊源很深呢。正所谓“瘦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想当年朝廷来抄家时,大家都说袁崇焕是广东人,只是客居于此,躲避不及。
  实际上,大家说的都有道理,袁家的经历与现在农民工入城是一个道理,孟子早就说:“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哪里好生活就往哪里去。当年,袁家祖籍广东东莞县水南乡碣石村,那里的人口众多,家族颇为兴盛,致仕、经商、武举者,大有人在。东莞虽袁族枝繁叶茂,但人浓地窄难以伸展,因此祖上长年经商,穿州过府,行船跑埠往来于西江上下,从柳州、浔州(今桂平)、平南等地贩运木材返广东东莞等地经销。当时运送木材靠的是水路,沿着西江水系行走是理所当然。长年累月的行走,对这段河道就有了了解与感情,明嘉靖(公元1522-1566年)初年,某种因缘到了,于是就在藤县与平南交界处落脚安家。此地名为白马,地扼西江上下之咽喉,自古为英雄用武之地。以浔江(梧州至桂平段)分隔为南、北两白马,南白马属梧州府藤县辖地,北白马属浔州府平南县辖地。古时岭南地称两粤,广东称粤东,广西称粤西,梧州藤县处于两粤之中,故亦称“粤中”。也有一种说法是:梧州旧称“广信”,以此为界,东边称“广东”,以西便称“广西”。秦始皇初年,派大将赵佗平定岭南地,兵至此地,喜得白马,即在南岸设白马驿。汉代南方河运发达,贸易繁荣,因南岸地形狭窄,不适合集市发展而迁驿于较开阔的北岸,仍称白马驿。唐代名将、卫国公李靖率师慰抚岭南诸郡,曾在白马驿驻军。五代十国南汉时期龚州(今平南县)鹏化白马驿梁嵩于白龙元年(公元925年)赴广州应乙酉科会试高中,点了状元。宋代名将、枢密使狄青南来广西征讨侬智高反叛,明代当朝名将、两广总督韩雍征剿大藤峡(时为浔州府辖下武靖州地)侯大苟瑶民起义,也都在白马驿安营扎寨,督造战船,整饬粮备,挥师西进。瓦氏夫人(田州土司岑猛之妻)率狼兵赴浙江抗倭,也曾在此驻留。此地民风强悍,尚武之风甚炽,侬智高率军东下进攻广州,及后来洪秀全水师北上经过白马驿,均不敢逗留。故历来有“白马有英雄气”之说,留下“南白马,北白马,白马双英甲天下,状元下马,元帅上马”偈语。
  明朝沿旧制,凡男满13岁能通《孝经》《论语》,每卷诵文七通者,予以出身,取得科举资格,称作入童子科。朝廷规定,每年庠生名额,京畿50名,省州府县各依次减十,至县仅有10个名额。又按明朝科举制度:“凡诈冒籍贯,或有系倡优隶卒之家,及曾经犯罪问革,变易姓名,侥幸出身,访出拿问。”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13岁的袁崇焕循例要往藤县县学参加“童子试”(科举最低一级考试)考取庠生(相当于秀才,称“生员”),以取得入读县学(儒学署)资格。
  袁崇焕初应童子试,就惹来一场风波,差点儿断送了功名前程。已落籍居住藤县三代的袁崇焕,按规定必须到藤县儒学署应考,但其父袁子鹏觉得各县只有10个名额,在藤县会很难考取,为了让儿子崇焕当年考上县学,见袁家在对面平南属地白马圩有“西祥”商号,就自作主张让袁崇焕冒籍去平南县学应试,结果平南白马圩的乡绅怕他占了名额,就向知县告发。这可是件违法大事,按律本来是要捉拿问罪的,但经袁子鹏破财疏通关节,才免去刑拘,袁崇焕得以准许回藤县参加考试。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而且还被记录在案,许多典籍中都有记载。这个例子,清楚证明古代有户籍管理,尤其是对童生进学时户籍审查相当严格。此事对袁崇焕伤害很深,他感到非常惭愧,也使他更坚定了发奋努力,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信念。回到藤县,但考期已过,只能第二年才考。翌年,袁崇焕如期应试,只考一次就被录取了。
  笔者在2007年曾经到过平南白马圩一访袁家旧宅,站在宅前望去,浔江滔滔向东,此段白马至武林属平南县辖内河道甚为奇特。枯水时节怪石崚峋,裸露如石滩,剩下水道成为一深槽,船在其中逆行走犹如蜗牛一般。这里是西江重要鱼苗产地。春天来临惊蛰前后,各种鱼类聚集在此交尾,产出的鱼卵顺水而下,经过肇庆出羚羊峡后到达罗隐,水面陡宽,流速减缓,鱼卵逐渐成熟破壁而出,如同细针。再下流几十公里到达广利永安地界,在贝水墟一带鱼苗更大了。于是渔民在此张网收集,将这些细小长1至2公分左右的鱼花按照种类、大小分开,卖给各地来的养殖场。养殖场可按照市场需要饲育成各种大小不同的规格再供给其他渔场。不过,随着人工受精技术的推广,天然鱼苗的需求在减小,在鱼苗汛期那种万人聚集的场面已经不复存在了。鱼花场也萎缩减少,“三朝”“五朝”“一寸”“三寸”“五寸”这样行内术语,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了。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
  来源: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专员徐南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