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桑的粤汉铁路

2018-07-20 来源:

何  露

  粤汉铁路是京广铁路南段广州到武昌间的一条铁路旧称,全长1095公里,从1906年分段动工到1936年9月全线贯通,用时30年。当时火车速度和现在的自行车差不多,时速只有35公里,从武昌到广州需要44个小时。2005年6月同样由广州至武汉的武广高铁开始建设,2009年12月26日通车,建设工期只用了四年半时间,运行时速达到350公里,武汉到广州间1068公里的旅行时间仅为3小时。从落后挨打的粤汉铁路时期到经济高速发展的武广高铁时代,中国历史犹如穿越时光隧道,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大嬗变。

  丧失大量路权的借款筑路

  1896年10月,清政府下旨修建粤汉铁路。但因耗资巨大,清政府计划对外借债兴修粤汉铁路,于是帝国主义各国之间展开了对粤汉铁路修筑权的争夺。1898年4月14日,清朝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委托驻美“钦使”伍廷芳与美国合兴公司签订“粤汉铁路借款筑路合同”,定借路款400万英镑,由合兴公司包办路工,代建代管,三年内将全路筑成,粤汉路权遂为美国所控制。后来,伍廷芳又代表盛宣怀与合兴公司签订“借款续约”,将借款增至4000万美元,全路改于五年内竣工。粤汉铁路借款合同是在清廷急于引进美国势力以抵制英法俄等国对粤汉路的觊觎的背景下签订的,中国方面出让了大量利权。美方在合同中强行塞入派员勘测、筑路并“照管驶车等事”的条款,规定直至五十年后中国还清债款,方可收回铁路管理之权。

  美国合兴公司到1901年12月才动工修建广州至三水的支线。广三支线长48.9公里,至1903年勉强完成。但真正的粤汉铁路却仅完成广州黄沙至高塘20公里的路基和黄沙至棠溪10公里的铺轨。1904年冬,合同规定的修路期限将满,合兴公司只修了广州到三水段的90华里铁路,广东省内其余路段及湘鄂两省的工程均未着手进行。合兴公司甚至私卖三分之二股份给比利时万国东方公司,擅自决定粤汉路南段由美国修筑,北段由比利时修筑。1903年12月,比利时人出任合兴公司总理。这些都严重违反了合约的规定。

  收回粤汉路权的斗争

  粤、湘、鄂三省绅商本来就对朝廷出卖筑路权给美国极为不满,现在更对合兴公司的违约举动义愤填膺,他们强烈要求废除合同,收回路权,由三省自办粤汉铁路。湖南绅商首先发动了收回粤汉铁路路权、“废约自办”的斗争。

  在这场斗争中,以广东各阶层人民的斗争最为坚决。1904年10月14日,广东士绅、七十二行商人等开会,“决议力争废约”,并通电外务部和商部。此后,绅、商、学各界又多次集会讨论争回路权的问题。他们认为“路权去则政权随之而去”,决意“先以政争,继以腕力争,不得已当用铁血争”,力争一年、十年、百年,不达目的不罢休。会议选出绅、商、学界66人为路权公所办事员,刊印公启数万份,分寄国内外。

  合兴公司和美国政府千方百计阻止和破坏三省人民收回路权的运动。首先,合兴公司派许柏以协丰公司名义来中国游说,企图在中国与合兴的合同作废后,由协丰公司接办。广东士绅、商人立即发出公电反对,力斥“以美接美”是“以暴易暴”。此计不通美国又生一计,策划了一个“中美合办”方案,同样受到广东绅商的坚决反对,决议要求废除与美公司的借款筑路合同,坚持自办。最后,美国高价收回比利时人手中的一部分股票,然后以股票大部分仍在美国人手中为由反对废约。美国驻华公使还亲自出马,诬蔑中国废约“是与抢劫无异”。针对美国的这种强盗逻辑,广东绅商发出公电批驳说:中国有自主之权,“约由我立,背约应由我废,备款赎路,何谓抢劫”。并表示广东人民“万众一心,有进无退”,警告美国若坚持反对废约,则“三省商民另筑一路,以图抵制”。

  1905年7月,湖广总督张之洞奉旨督办粤汉铁路,明确支持三省绅商自办粤汉铁路的要求。8月,合兴公司不得不同意将原合同注销作废,由清朝驻美国大使梁诚与合兴公司签订“粤汉铁路售路合同”,中国给合兴公司补偿675万美元。收回粤汉路权的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

  收回粤汉路权的斗争,是近代收回利权运动一系列斗争的开端,是民族资产阶级力量壮大和自我意识觉醒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