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为人知的岭南唐朝贤相刘瞻

2020-03-16 来源:

袁钟仁

  岭南僻处边陲,远离京城,很长时期以来,经济文化落后于中原地区,因而古代在朝廷担任要职的较少,身居相位者更属凤毛麟角,人们津津乐道唐朝贤相张九龄,却很少有人提及另一位唐朝贤相刘瞻。
  同为唐朝贤相,一个百世流芳,另一个却身后寂寥,产生这种现象,揆其原委,可能是:张九龄生当开元盛世,大唐国力达到顶峰,张九龄一言一动,具有较大的影响;刘瞻处于晚唐衰世,虽然廉洁正直,尽心国事,不畏强暴,踬而复起,但是任期较短,昏君在位,难以有所施展。其次,张九龄能诗善文,早就声誉远播;刘瞻没有作品传世。再者,《旧唐书》说刘瞻是“彭城人”,彭城治所在今江苏徐州市,这个记载含糊不清,使人误会他不是岭南人;《新唐书》记载比较具体,说是“其先出彭城,后徙桂阳”。汉唐时期的桂阳郡,辖境大约在今湖南耒阳以南、广东英德以北的地区,其间辖境曾一再改动。对此,清朝阮元《广东通志·列传》确认刘瞻是“今连州(即连县)人”。
  刘瞻的祖先何时从彭城迁来连州,史籍没有明载。这两地相距数千里,要越过高山大江,在交通不便的古代,长途迁徙乃是一件大事,惜原委不明。其祖父刘升,事迹失传。父亲刘景,曾任鄜坊从事,属于佐僚之类的小官。他字几之,出生年月不详,看来小时家境不甚富裕,环境促使他必须刻苦学习,发奋向上,史籍记载他“有文学,才思丰敏”,这应是可靠的评语,所以他在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年)举进士;四年(850年),登博学宏词科,本可以在朝廷安排一个差事,但他却长期被派往地方政府担任佐吏,从而有机会接触平民,积累基层工作经验。这样过了十年,直到唐懿宗咸通元年(860年),才回到京城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在朝廷任太常博士,负责宗庙祭祀、行礼奏乐等事务。后来刘琭当了宰相,对他十分看重,当成是自己的族人,并推荐为翰林学士,这是皇帝最亲近的顾问兼秘书,承命撰拟有关任免将相和册立皇后、太子等大事的文告,经常要在皇宫中夜间值班住宿,以备随时召见,所以有“内相”之称,而且往往被擢为宰相。
  其后,他转任员外郎中,拜中书舍人、户部侍郎承旨,负责替皇帝撰拟诏旨,这个职务通常由有文学资望者担任。接着,他又去做地方官,出任太原尹、河东节度使。再度入京时,拜京兆尹(京城地区行政长官),复为户部侍郎、翰林学士。唐懿宗咸通十年(872年),一说是咸通十一年(873年),他以本官同平章事,加中书侍郎,兼刑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这就是说,此时他位居宰相。
  唐懿宗是个专横昏庸的暴君,虽然任命刘瞻为相,可是好景不长。咸通十一年八月,唐懿宗因爱女同昌公主病故,十分哀伤,认为翰林医官韩宗劭、康仲殷等 20 多人用药无效,竟然全部处以死刑,同时蛮不讲理,把韩、康两位御医的家族共300多人,全部投入牢狱,生死未卜。面对这种黑暗局面,刘瞻召集谏官,动员他们上疏规劝,可是那批谏官个个噤若寒蝉,不敢说半句公道话。于是,刘瞻只好自己执笔上疏:
  臣闻修短之期,人之定分,贤愚共一,今古攸同。乔松蕣化,禀气各异。至如篯铿寿考,不因有智而延龄;颜子早亡,不为不贤而促寿。此皆含灵禀气,修短自然之理也。一昨同昌公主久婴危疾,深轸圣慈,医药无征,幽明遽隔。陛下过钟宸爱,痛切追思,爰责医工,令从严宪。然韩宗劭等因缘艺术,备荷宠荣,想于诊候之时,无不尽其方术。亦欲病如沃雪,药暂通神,其奈祸福难移,竟成差跌。原其情状,亦可哀矜。而差误之愆,死未塞责。自陛下雷霆一怒,朝野震惊,囚九族于狴牢。因两人之药误。老幼械系三百余人,咸云:“宗劭荷恩之日,寸禄不沾;进药之时,又不同议。此乃祸从天降,罪匪己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陛下以宽仁厚德,御宇十年,四海万帮,咸歌圣政。何遽移前志,顿易初心。以达理知命之君,涉肆暴不明之谤。且殉宫女而违道,囚平人而结冤,此皆陛下安不思危,忿不顾难者也。陛下信崇释典,留意生天,大要不过喜舍慈悲,方便布施,不生恶念,所谓福田,则业累尽消,往生忉利,比居浊恶,未可同年。伏望陛下尽释系囚,易怒为喜,虔奉空王之教,以资爱生之灵,中外臣僚,同深恳激。
  这篇不满500字的奏章,立意公允,用语平和,说理透彻,照顾得体,可是懿宗看了,竟勃然大怒,即日罢免刘瞻的宰相之位,以检校刑部尚书、同平章事、江陵尹的名义,充任荆南节度使。更令人愤慨的是,户部侍郎同平章事路岩伙同门下侍郎尚书右仆射、同昌会主丈夫韦保衡为了操纵朝政,竟乘机在皇帝面前造谣陷害,诬说刘瞻与医官合谋,毒杀同昌公主。于是刘瞻贬为康州(州治在今广东德庆)刺史,路岩仍未罢休,于是刘瞻再贬为驩州(在今越南北部)司户,万里投荒,备历艰辛。皇帝还要李庾撰写诏书,恶毒斥骂,制造典论,准备杀害。但是,天下之士都认为刘瞻为官鲠正,受到小人排斥,此乃冤案。幽州节度使张公素特地上疏为刘瞻申辩解释,路岩、韦保衡才不敢进一步加害。
  与此同时,因刘瞻被贬逐,朝廷一批大官也受到株连。如:翰林学士户部侍郎郑畋、右谏议大夫高湘、御史中丞孙瑝,均被贬至岭南;兵部郎中知制诰杨知至、礼部郎中魏筜、兵部员外张颜、刑部员外崔彦融等,也分别被贬到其他地方;京兆尹温璋甚至被弄到服毒而死。
  咸通十四年七月,懿宗因病去世。僖宗即位后,过去因同昌公主病故而遭路岩、韦保衡排斥贬逐的,相继起复。僖宗乾符元年(874年)二月,刘瞻也再度回京,担任刑部尚书。当刘瞻在咸通十二年被贬时,京城人士都为之痛惜,待到他回京时,京城中东、西两市的百姓,凑钱雇人演戏来欢迎。他事前得知,不想惊动群众,只好推迟归期,并改变回京的路线。其得人心如此 !
  这年五月,刘瞻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再度担任宰相。当初刘瞻被贬时,盐铁转运使刘邺巴结路岩、韦保衡,一道排斥刘瞻。现在路、韦被赐死,刘瞻恢复相位,刘邺惶然不安,心怀诡计,这年八月在盐铁院宴请刘瞻,宽厚的刘瞻不究既往,欣然赴席,回家后就患病去世,当时人们都认为这是刘邺在酒中放了毒药所致。
  刘瞻两度居相位,以办事公正谨慎著称,即使遇着暴君唐懿宗狂怒,他也敢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救狱中数百人之厄,这是何等的勇气!而且,他为人廉洁节约,每月所得俸钱,剩余的都用以周济穷困亲友,家中没有储蓄,甚至连属于自己的住宅都没有一座,靠租屋来住,担任宰相而没有兴建宰相府,这在历史上很罕见。至于四方送来的礼物,他全部拒于大门之外,自始至终保持高风亮节。

 

  来源:《岭南文史》杂志,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专员徐南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