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夫人

2019-11-04 来源:

司  芳

  冼夫人(514—602 年),古岭南越族领袖,广东高凉(今阳江)丁村人。其家族世代为南越首领,统治部落十几万家。
  冼夫人自小聪颖,喜习武事,才华毕露,族人甚为钦佩。她十六七岁就能抚循部众,处理首领事务,并常劝导亲族做好事,与他族和睦共处。当时南越各族处在奴隶制阶段,百越杂处,俗尚攻伐。冼夫人的哥哥南梁州(今高凉山一带)刺史冼挺,常恃强侵略邻近州郡,冼夫人每加劝阻,于是“岭南怨隙止息”,甚至海南岛儋耳的俚族千余洞也归附了冼夫人。这样,冼夫人便成为当地少数民族诸部落共同拥戴的领袖。
  梁大同元年(535年),罗州(今广东化州县)刺史冯融,慕冼夫人的声誉为其子高凉太守冯宝求婚。这年,冼夫人与冯宝成婚。因为冯融不是本地人,虽三代任罗州刺史,但号令不行,还常受侵扰。自冼冯联婚后,冼夫人首先约束本族,倡导百越各族遵守政令礼法,学习汉族文化,促进了各民族的融合。冼夫人常与冯宝共同处理大事,审判案件。越族首领犯法,虽亲族也必依法处置。从此,部众与首领都不敢违法,太守(冯宝)的政令遂得以顺利推行。
  梁太宗简文帝大宝元年(550年),监始兴太守事的陈霸先起兵讨伐反叛朝廷的侯景。高州刺史李迁仕借此派兵占据大皋口(今江西吉安县南二十里),图谋不轨。李迁仕派人召冯宝,冯宝打算前去,夫人劝止他说:“剌史无故不合召太守,必欲诈君共为反耳。”果然,几天后李迁仕造反了,并派大将杜平虏率兵入赣石(今江西省南康),企图截击陈霸先的队伍。冯宝将此事告诉夫人,冼夫人沉思片刻,说:“杜平虏是一员骁将,他远去赣石,和官兵对抗,难以回来。李迁仕在州中,人单力薄,我们可以消灭他。如果你去,势必会打起来,最好是由我假装带着厚礼前去,说你有疾行动不便,让我亲自送礼来参谒谢罪,他一定不会戒备。”冯宝赞同。于是,冼夫人率领千余名将士,个个挑着担子,星夜兼程,很快到了高州府城下。李迁仕得知冼夫人亲自带礼赶来谢罪,果然大喜而不设防。冼夫人与众将士顺利地进入了刺史府前的棚门,突然发动攻击。李迁仕措手不及,大败而逃,冼夫人遂带兵马乘胜追击,与陈霸先会师于赣石。
  冼夫人见陈霸先威仪可畏,又得众心,是个创业的人物,值得拥戴。因此,冼夫人说服冯宝从人力、物力到财力等多方支持陈霸先。第二年,陈霸先擒杀了李迁仕,并平息了梁朝的内乱。公元557年,陈霸先又灭了梁朝,建立了陈朝,成为陈高祖。正值梁陈交替之际,中原混乱,冯宝也故去。冼夫人安抚各族首领,怀集百越,岭南数州赖以安定。陈永定二年(558 年),冼夫人即派九岁的儿子冯仆率领各族首领入京朝见陈高祖。霸先大喜,更感到岭南这个大后方有赖于冼夫人的维持,于是封冯仆为阳春太守。陈霸先在冼夫人的支持下,不用一兵一卒,便统一了岭南。
  太建元年(569年)冬十月,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他派人召冯仆到南海,强迫他共同造反。冯仆派人报告冼夫人。夫人说:“我为忠贞,经今两代,不能惜汝辄负国家。”她马上布置军队驻守,带领百越首领与军队北上迎接陈朝派来讨伐欧阳纥的车骑将军章昭达。内外夹攻,消灭了叛军,救出了冯仆。冼夫人又一次为岭南和平统一立下了大功。为此,陈朝派使者持节册封冼夫人为中郎将,石龙太夫人,并送给她绣櫶油络驷马安车一乘、鼓吹一部,还送有麾幢旌节、仪仗和刺史一样。
  至德三年(585年),冯仆死。公元 589 年,隋灭了陈朝,势力未及岭南,岭南诸州郡推举冼夫人为领袖,号为圣母,保境安民。两年后,隋文帝派总管韦洸安抚岭南,原陈朝将领徐璒在南康(今江西省西南)驻守,韦洸不能前进。隋文帝的儿子晋王杨广指使陈后主叔宝写信给冼夫人,告以陈亡,要她归附隋朝,并把先前冼夫人送给陈后主的一根扶南犀杖和兵符作为验证。冼夫人见杖,知陈确亡,遂召集首领数千,恸哭尽日。深明大义的冼夫人,为了岭南的和平安定,免于烽火狼烟,即派孙子冯魂率领军队北上迎接韦洸。韦洸在冯魂的帮助下,进入了广州。至此,隋朝才统一了岭南。隋封冯魂为仪同三司,册封冼夫人为宋康郡夫人。
  开皇十年(590年)十月,番禺少数民族首领王仲宣起兵抗隋,岭南各族首领纷纷响应,包围广州,韦洸战死。冼夫人得知广州被困,立刻派孙子冯暄带兵援救。冯暄与王仲宣的部属陈佛智是好友,故意逗留不进。夫人大怒,立即号回冯暄,囚于州中牢狱,改派孙子冯盎带兵进攻。冯盎力战,杀了陈佛智,进入广州城郊,与隋援军——大将军鹿愿会合,击败王仲宣,保全了广州。但岭南政局未稳,冼夫人不顾花甲高龄,又亲自披甲胄,乘骏马,张锦伞,率骑兵弓箭手,护卫着朝廷使者裴矩巡抚岭南诸州,岭南豪强慑服,都来参谒,接受隋朝官爵,岭南地区又获得和平安定。
  隋文帝惊异冼夫人在岭南各族首领中的威望,又为夫人维护国家统一的忠心所感动,认为冼夫人是安定岭南的支柱。于是给她的子孙封官进爵,追封冯宝为广州总管、谯国公。册封冼夫人为谯国夫人,设置谯国夫人幕府,置长史以下官属,颁发印章,允许她调发部落六州兵马,可以先行处理紧急情况,调兵遣将。隋文帝又诏褒扬冼夫人,赐物五千段,皇后也送给她首饰和宴服。冼夫人将赐物装在金箧内,并梁、陈二朝所赐物品各藏于一库。逢年过节,便拿出来陈列在大庭中,以此教训子孙,说:“汝等宜尽赤心向天子。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今赐物具存,忠孝之报。”冼夫人不仅自己反对分裂,一心为国,还教育子子孙孙都要这样做。正如诏书中所赞“夫人情在奉国,深识正理”。
  番州(今广州)总管赵讷贪虐,俚族、僚族人民难以忍受,纷纷逃亡或反抗。冼夫人派长史张融到京都去见隋文帝,指控赵讷的罪行并提出安抚和团结岭南各族人民的意见。隋文帝即派人到番州调查,证实了赵讷的罪行,遂依法将他处死;并委派冼夫人安抚岭南各族。冼夫人不顾年龄已过八旬高龄,拿着诏书以使者身份巡历了十余州,宣述皇帝之意。她的言行,使俚僚各族深为所感,诚心归附隋朝。隋文帝非常嘉许冼夫人的赤心,赐给她临振县(今海南临高县)汤沐邑一千五百户。由于年事已高,仁寿二年(602 年),冼夫人在巡视各州后不久便因积劳而死于山兜之原。
  冼夫人死后,被谥为诚敬夫人。冼夫人一生主张国家团结统一,反对分裂,为岭南地区的安定与祖国统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促进了南越各民族之间及与汉族的融合,加速了岭南地区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成为中华民族的巾帼英雄,被世代传颂。


  来源:《岭南文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