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与南加州大学

2018-11-15 来源:

肖伊绯

 

  1936:胡适领受第4个博士学位
  1936年8月,因赴美参加太平洋国际学会第六届常会,胡适顺道出席了哈佛大学三百周年纪念会,并在哈佛大学领受了人生中第3个博士学位,又至南加州大学领受了人生中的第4个博士学位。前述两个活动,胡适何时出席,有何言论,经国内研究者考证与记述,已约略可知;但胡适的南加州大学博士学位究竟是何时取得的,他在南加州大学又参与过什么活动,却一直未见相关史料及研究论文公开披露。
  关于胡适至南加州大学领受博士学位的史实,《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台湾联经出版公司,1984)语焉不详,《胡适日记全编》(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也没有记录(8月14日—9月27日无日记,9月30日之后亦无日记)。只是依据年谱与日记两相参照,又据胡适致江冬秀及吴健雄的信(详参:《胡适书信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可知当年8、9、10月,胡适均在美逗留,11月初方才启程归国;因其领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在9月,领受南加州大学博士学位可能就在10月。除此之外,无可考述。 
  近日,笔者在一份南加州中国会(the China Socie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会刊上,偶然发现了一条胡适领受南加州大学博士学位的简讯,可以明确察知,胡适于1936年10月27日上午,至该校领受了文学博士荣誉学位,当时还做过主题为《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形势》的讲演。
  受此启发,笔者继续搜寻,又在一份1936年10月27日的南加州《特洛伊日报》(Daily Trojan)头版头条上,发现了一篇预告胡适讲演《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形势》的新闻报道。这篇报道,被记者以《胡适:东方战争无可避免》(Eastern War held Inevitable by Dr.Hu Shih)为题发表,预告了胡适讲演可能的主旨及主要观点,但主要还是向当地民众介绍这位中国学者的基本情况。报道虽然简短,仍有一定参考价值。为此,笔者不揣陋简,将这篇报道全文试译如下:


  胡适:东方战争无可避免
  这是一位中国教师的时局透视
  他是一位积极的和平主义者
  他是对国家语言、文学、哲学均有特殊贡献者
  “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形势”,将由胡适博士发起研讨。他是中国北平的国立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届时,他将在今天上午9点45分出席南加州大学全校大会。
  胡适是著名的讲演家,大大的增进了中美两国的关系。在最近一期的《亚洲》杂志上,他宣称,“国际和平维持了25年,但在此我可以预见,日本正在逼迫中国走向战争”。
  文学院长
  在国立北京大学,胡博士是哲学教授与英文主任。他于1931年成为文学院长。这所大学,始建于1898年,是中国最古老的大学。胡博士来自中国,作为中国代表出席最近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注:胡适在书信中将此国家公园名译为约瑟米岱)召开的泛太平洋会议。他来自东方,已经获得过哈佛与康奈尔大学的博士学位。
  通过在中国各地旅行考察,他研究过中国人使用语言的习惯及条件,他认为旅行能获得解决这些问题的相关知识。

  积极的和平主义者
  在中国,他还是一位积极的和平主义者。胡博士在文学、哲学、艺术乃至中国文化方面,均有卓越贡献。他被认为是建立中国白话文体系的领导者,这一语言体系完全不同于书面语言。如今,他还被誉为,在古老国度里推行先进文化的领导者。
  1938:胡适再赴南加州大学讲演
 
  胡适赴南加州大学领受博士学位之后,于1936年11月初启程归国,12月2日下午二时半,乘日本皇后轮抵达上海公和祥码头。(详参:《胡适抵沪记》,北平《世界日报》,1936年12月3日报道)
  胡适归国之后七个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全民族抗战也因之开启;“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形势”随之剧变,“日本正在逼迫中国走向战争”的预言已然成为现实。胡适临危受命,以蒋介石“特使”身份奔赴美国,于9月20日从香港搭乘飞机,9月26日即抵达美国旧金山,开始从事各项外交活动。
  从此时起,直至1938年7月,胡适一直在美国各地及加拿大等地巡游讲演,大力宣传中国抗战,披露日本侵略罪行,争取国际支持与援助。1938年2月18日,胡适从旧金山乘火车抵达洛杉矶,上午十点再次来到南加州大学讲演,受到了空前热烈的接待。据胡适在当天的日记中记载,当天听众竟达2000人之多。
那么,胡适此次在南加州大学的讲演主题又是什么?内容大致如何?遗憾的是,这些疑问,至今仍无确切答案,未见任何公开披露。幸运的是,这些疑问,仍可从《特洛伊日报》上,约略探知。
  据查,《特洛伊日报》于1938年2月14日、16日、17日,18日,均刊载过胡适将至南加州大学讲演的报道。这些报道,除了继续介绍胡适生平及近况之外,对讲演主题及内容也均有预告性质的提及。至2月21日,《特洛伊日报》刊载出由记者采写的胡适讲演内容,冠以《胡适: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Sino-japanese Conflict May Open Road to World War,Dr.Hu Shih Declare)的题目公开发表,终可据此一窥讲演梗概。在此,笔者不揣陋简,再将这篇报道全文试译如下:


  胡适: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
  “层出不穷的突发事件,正在中日冲突进程中爆发,这必将导致另一场世界大战。整个太平洋地区局势严重且糟糕,只有我们中国人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危机的存在。”
  为此,中国最著名的哲学家胡适博士,要为世界各国做预言与解说。他在上周五(2月18日),就为南加州大学2000名学生做了讲演。
“试想一场战争爆发,可能会因为一次对菲律宾班乃岛的美军基地的轰炸,或者会因为一次对英国大使馆的扫射,这样做都很容易引发战争。这样的状况,离我们不远了。太平洋沿岸的每一个国家都将卷入这场战争。”

  预言之实现
  首先重申,他在14个月之前,在同样场合之下,已做过一个预言。这一预言,现在正在变为现实。这位著名的哲学家解释说,目前远东冲突背后真正的原因,乃是中国要不惜任何代价以持久战来抵抗日本的侵略。
  关于目前这场冲突背后真正的原因,胡适博士概括说:
  (1)日本的大陆(洲)化倾向与中国强烈的国家意识之冲突;
  (2)日本军国主义化的帝国主义和旧有的、现存的世界秩序之冲突。
  新的国家意识
  “中国”,他说,“在过去10年间抓住一切机会发展与培养一个富于影响力且稳固的政府。她的努力,已经缔造出一种新的国家意识。中央集权政治的国家,一种新的物质基础,将通过新的交流机制建立,经济单元也将贯穿于国家基础的构建历程之中。”
  “但这一进程,被我们的邻国减缓,甚至阻断了。谁把中国教育、政治与经济的发展视作威胁,那么谁就是极端自私的,就是帝国主义的野心之表现。”
  战争背后的原因
  为了使其帝国主义欲望得到满足,他们认为,在中国发展强大到难以对付之前,对中国的发展应当加以阻挠。日本的军国主义者,让他们的国家参与到各种残酷无情的行动中去。那就是,胡博士强调的,在目前中日冲突背后的一个真正原因。
  胡博士激动的否认了,日本的侵略罪行与诸如人口压力、经济压力、自我发展压力有关。通常认为,日本因这些压力才投身战争,与中国本无争端。他说,“这些都不是原因,这些只是伪问题”。
  他强调说,中国才有人口压力。中国西部、西南部、西北部大片的领土,都荒芜贫脊,中国只能用17%的土地去养育85%的人口,中国自己必需寻求出路。
  人口问题
  而且,日本并没有着力去解决她的人口问题,即使在朝鲜与满洲等大量地区皆归属于她的情况下,也是如此。七年过去了,日本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口转移到了满洲。在朝鲜,经过30年殖民地建设,已经有了30万日本人,但又有40万韩国人被输送到了日本。
  他语速放缓,经常重复他想要强调的重点。胡博士声明,放弃日本的原因,乃是因为日本上演的种种冒险行动。当他说到日本从朝鲜“净赚”了10万朝鲜人时,听众爆发出一阵大笑。
  中国需要时间
  按照他的观点,日本发起的所谓自卫战争,已经被证明是极端错误的。“中国需要时间,需要团结,需要一个通力合作、致力发展的,有影响力与稳固的政府”,他接着说道,“每个国家通常都有过内战。他们不会对战争本身感兴趣,但战争被视为解决原则理念不同的一种方法。”
  第二个待解决的问题,乃是所谓法西斯国家兴起的问题。日本、德国和意大利,这三个法西斯国家,几乎同时形成,达到了“第一流”国家的国际地位。此时,世界上还少有能与之武力对抗的国家。
  “世界上有这样一些地区,富于天然资源却疏于国家保护,如非洲大部,中美洲,和亚洲大部。这些地区中,中国将成为一个武力对抗法西斯国家的国家。尽管在过去的战争岁月中,世界各国一直在重新武装的竞争之中,但直到1931年,世界秩序都还勉强维系着。”
  无论如何,世界秩序所要求的基本道德原则与国际公法原则,无法让日本帝国主义再按照“交通讯号”运行了。1931年9月18日,日军的军事冒险行动,让整个世界接受考验。
  “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胡博士说,“但这一剧变引起了苏俄重新关注太平洋局势,中国也要奋起自保了。日本声名扫地。当然,同时必得承认,世界秩序的道德体系,确实已被日本于1931年发起的突然袭击强力破坏掉了。”
  在讲演行将结束之际,胡适宣告,他的国家决定抗战到底。“由于日本通过德国对中国施以外交压力,中国争取和平的外交努力亦遭到日本方面愚蠢的拒绝,我的国家与人民已坚决要求抗战到底!”他还宣称,“在这一抗战过程中,势必也将引发别的世界冲突及争端”。
 
  上述1600余字的译文,即为胡适于1938年2月18日在南加州大学讲演的大致内容。通览之下,不难发现,胡适讲演的确是围绕着“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这一主题来展开论述的。这样的论述,一方面是强调日本侵略导致中国奋起抗战,因之整个亚洲势必成为战场;另一方面则是强调日本帝国主义挑战世界秩序的野心,也势必会将世界各国卷入战争,世界大战已一触即发。于情于理,于势于时,胡适的讲演,可谓都一针见血,指明了大势所趋。
 
  1937:“七七事变”前后的胡适预言与讲演
  此时的胡适,在美国已被誉为“中国文艺复兴之父”,以及世界与中国著名哲学家、作家等诸多美誉,可谓声名远播,蜚声海外。中日交战之际,胡适赴美先以“特使”,后以驻美全权大使身份,投身外交活动,为中国抗战争取来自美国各界的支持与同情,力促当时恪守中立原则、不愿涉足远东争端的美国最终参战,贡献了与声名相符的力量。
  自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之后即飞赴美国的胡适,在美国各地进行了大量的公开讲演宣传活动,据胡适自己称,“旅行一万六千英里,演讲百余次”。这样概括性的数据,出自胡适于1942年5月17日致翁文颢与王世杰的信,后世研究者也大多据此记述。另据《抗日战争时期的胡适》(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一书统计,胡适赴任驻美特使与大使期间,有明确时间、地点记载的讲演,竟达238次之多。
  无论是胡适自己忆述的百余次讲演,还是后世研究者精确统计出的238次讲演,近九成的胡适讲演主题与内容均已无法确考,或尚未公开披露。其中,1938年2月18日上午,胡适在南加州大学的讲演,曾是这近九成主题与内容均无法确知的讲演之一。如今,因《特洛伊日报》的寻获与发现,终可察知此次讲演内容梗概了。
  事实上,《特洛伊日报》为胡适讲演所拟主题“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乃是胡适赴任驻美特使之初经常阐发、多次使用的讲演主题之一。譬如胡适于1937年9月26日午后,初抵美国旧金山时为华侨所作《中国究竟能支持到什么时候》的讲演中,就有类似的提法,称“只要我们能坚持长久,日本与外国缓缓起冲突,如击伤英人大使,搜查中立国轮船等等,各国便不得不过问了”。三天之后,胡适于9月29日在旧金山联邦俱乐部(Commonwealth Club)的欢迎宴会,还有一个主题为《中国会胜利吗?》(Can China Win)的讲演,主题与前次讲演相近,应当也有类似的提法。(详参:拙作《胡适的抗战观》,南方都市报,2018年5月15日刊载)
  此后,还有1937年11月13日,胡适在纽约外交政策协会的讲演《远东冲突背后的问题》(The Issues behind the Far Eastern Conflict),开篇语即是将远东冲突概括为两大冲突,一是日本帝国主义所引发的与中国国家意识之冲突;二即日本军国主义试图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冲突。(详参:《胡适全集》,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不难发现,此次讲演主旨,与胡适3个月之后在南加州大学所做讲演主旨完全吻合,二者显然有主题承续与内容延展的关联。
  之后,1938年2月1日,胡适在明尼苏达大学做《中国的国家主义》(Nationalist China)讲演,2月4日,在东华盛顿大学做《中国的状况》(Conditions in China)讲演,以及当晚在斯波坎市市政厅所做《战争所引发的问题》(Issue Involve in the War)讲演;2月7日,在华盛顿大学做《远东冲突背后的问题》(Issues behind the Far Eastern Conflict)讲演(以上讲演时间、地点、主题均据《胡适日记》),这一系列讲演,彼此之间应当都是有着主题承续关系的,有的甚至直接就是同主题再次讲演而已。所有这些讲演,既可视作胡适在南加州大学所做讲演的“预演”;同时,胡适在南加州大学所做讲演亦可视作这些讲演的“重演”。
  日本侵略中国所导致的战争,绝不会仅仅是中日两国之战,而是必将引发世界之战,必将成为世界各国的国际战争——这样的世界秩序与国际格局大变局,乃是胡适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就已然预判了的。像“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这样的讲演主题所反映出来的思想主题,是胡适在“七七事变”之前就多次公开阐发过的。追溯到1936年8月,就在胡适赴美参加太平洋国际学会第六届常会之时,并至南加州大学领受博士学位之际,就曾有过相关言论。
  据当年胡适归国后在上海与北平的两次讲演(详参:北平《世界日报》,1936年12月4日、12日报道),可知胡适曾在太平洋国际学会第六届常会上发言,称“因日本之独霸,引起非亚洲国家之在太平洋增强军事设施,及至‘九一八’后,苏联之远东设防,成为太平洋之一最军事化工业化之国家。我国因受其侵略之刺激,而卒底于统一,以至非亚洲国家,在太平洋增强军事设施,殆均因日本之独霸而促成。太平洋前途,将来可以和平,可以混乱,亦可以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大战之爆发,必肇端于日本之进攻中国。”
  于此,也大致可以揣测,1936年10月27日上午,胡适在南加州大学领授博士学位之际所作讲演《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形势》,其主题与内容应当也与胡适在太平洋国际学会第六届常会上发言相近。而一年多之后,胡适以驻美特使身份再赴南加州大学讲演时,《中日冲突将导致世界大战》的讲演主题,也依旧是在继续阐发“七七事变”前后的胡适预言。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8年8月28日版,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专员徐南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