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出笔架山唐宋已开篇,技惊成国礼瓷都誉天下

2020-10-15 来源:

  1922年,潮州古城韩江东岸的笔架山,发现了四尊五类铭文俱备的宋瓷佛像,国内仅见,其文物学术价值极高。经考证,这四尊完整的佛像是宋代潮州窑的代表作,该考古发现拉开了潮州陶瓷文化研究的大幕。

笔架山窑遗址

  1978年,邓小平同志访问朝鲜,广东省陶瓷研究所牵头创制的1.3米高三层《友谊》通花瓶,被作为珍贵国礼瓷送给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在中国国内陶瓷界引起轰动。潮州陶瓷的精品佳作也屡获国内外重要大奖,久负盛名。
  2004年6月,潮州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授予“中国瓷都”称号。
  直至今日,陶瓷已是潮州市第一支柱产业,形成日用陶瓷、建筑卫生陶瓷、工艺陶瓷和高技术陶瓷等四大产业门类,是国内产业链最完整的陶瓷产区,潮州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瓷都”。

  陶缶之缘
  从古至今,潮州人将陶瓷称为“缶”(fǒu)。“缶”在古汉语中是指瓦器,是历史上的陶质制品。潮州人千百年来传承着祖先在陶瓷方面的发明和成果,与陶瓷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潮州制陶历史悠久,可追溯到距今五六千年前的陈桥贝丘遗址出土的大量陶片和陶器。唐宋时期,潮州地区制陶技术逐渐进入成熟时期,至迟在唐中期已有青瓷器皿的烧制。
  据记载,宋朝时潮州陶瓷产量和工艺技术水平已居岭南前茅,在潮州城东的韩江东岸笔架山建起百窑村,史称“有窑九十九条,窑长二丈八尺”,可同时容纳及几十万件瓷器同时烧铸。
  笔架山“龙窑”群附近的“飞天燕”瓷土矿为陶瓷生产提供原料,又从韩江上游运送来燃料,通过韩江运送产品进行商贸。

笔架山龙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潮州市政协供图

  产业链的形成和贸易的拓展,促进了潮州陶瓷产业的快速发展,潮州陶瓷产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出口到东南亚、阿拉伯等国家和地区。
  入元以后,笔架山瓷窑渐而湮没。直至明朝中叶以后,潮州陶瓷重新崛起。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立的《西厢陶工碑》(现藏于潮州市博物馆)载,“西厢下社民以造陶营生,凡上司府县各衙家伙并春秋二祭军务考校等项磁器一概答应……”。属于西厢下社的枫溪窑业,承担当时的府县各衙官方用瓷外,还生产彩瓷器,销往南洋。

笔架山宋窑遗址出土文物

  至清代康熙年间,已有陶瓷商号三十多家,乾隆年间成了新的“百窑村”,其中心在今潮州城西枫溪区。清咸丰十年(1860年),依据《天津条约》潮州府汕头港对外开放通商,《潮州志》载:“潮州陶瓷产品,除销行当地外,运销出口尤多,计至广东南路一带,闽、浙、京、沪各地,又至香港、暹罗、安南、南洋群岛等处。”
  在潮州中国瓷都陈列馆与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馆中收藏陈列既有潮州的先民烧造的陶器,也有唐宋以来的潮州陶瓷文物精品,能让陶瓷爱好者们深入了解潮州陶瓷文化。
  国礼家珍
  清宣统二年(1910年),潮州彩瓷艺人廖集秋和许云秋、谢梓庭等人的潮彩作品,1.2尺的“百鸟朝凤”四季盘及釉上彩绘人物盘等瓷器出炉,参加南京南洋劝业会及美国旧金山太平洋万国博览会,获得了高度评价。
  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彩”项目传承人、潮州市工艺美术协会老会长谢金英自豪地说,从那以后,潮州传统工艺“潮彩”就颇负盛名。

謝金英在创作  潮州市政协供图

  但潮州陶瓷艺术高光的时刻,还属于1978年,邓小平同志出访朝鲜时,将广东省枫溪陶瓷工业研究所陈钟鸣、郑才守、叶竹青等3人合作创制的高达1.3米、内外三层的《友谊》通花瓷瓶,作为国礼瓷送给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枫溪陶瓷在海内外一时名声大噪。

潮州中国瓷都陈列馆收藏的《友谊》通花瓶姐妹瓶

  潮州当地老人都难忘,当年为了吊运巨大的通花瓶甚至出动了直升机,这是潮州上空第一次出现直升机。
  现年83岁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吴为明回忆道,《友谊》通花瓷瓶能被选为国礼瓷是意料之中的。1959年,潮安陶瓷工业公司与广东省枫溪陶瓷工业研究所先后成立并相互协作,增强了潮州陶瓷的研发能力和技术基础。
  此后数十年,潮州艺术陶瓷的创新成效显著,通花瓷、瓷塑、彩绘等门类都创作出不少精美作品,其中有多项作品获奖。从业者完成了从“农民艺人”到全国工艺美术金奖获得者的华丽蜕变。在创新团队的协作下,大型花瓶等作品研制成功,并入展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广东厅。


  《清明上河图》大挂牌创造吉尼斯之最

  “这是潮州陶瓷发展的春天!”潮州市中国瓷都陈列馆讲解员杨映霞如数家珍:
  此后的1986年《300件堆金牡丹天球瓶》荣获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金奖;1991年制作的《双龙戏珠》通花瓷雕屏风,是世界上最大的瓷器;还有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的浮雕瓷壁画《清明上河图》;
  有堪称全球最小的手拉朱泥壶;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瓷挂盘和世界最高的青花九龙瓶,分别代表了不同时期潮州工艺陶瓷的最高水平。
  如今,枫溪瓷烧制技艺、潮州嵌瓷、潮州彩瓷烧制技艺等,均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创造吉尼斯纪录的《清明上河图》瓷画

  潮州陶瓷不仅有工艺陶瓷精品被选中成为国礼瓷,潮州松发陶瓷研制的“人民大会堂宴会系列”国徽餐具也被选为国宴用瓷,一系列国内国际重大庆典活动上也常常出现潮州日用陶瓷,堪称“现代官窑”。

潮州生产的国宴用瓷

  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副理事长、潮州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林道藩介绍,进入21世纪之后,潮州日用陶瓷的原料配方改进相对规范化,产品质量稳定。而且潮州日用陶瓷的设计开发能力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国内知名专家(如清华大学张守智教授)也曾参与潮州日用陶瓷的设计开发。
  而实施标准化战略对潮州陶瓷产业的发展和转型升级起到了促进作用。潮州陶瓷产业的技术创新也在全面提速,智能化生产线、3D打印、5G技术都已不再是新鲜事。

潮州松发陶瓷自动化智能生产线  潮州市政协供图

  薪火日旺
  潮州陶瓷产区历来重视人才培养,以提高产品质量。《潮州志》载:“二十年(1931年)间,金山中学特增陶瓷一科于枫溪吴氏宗祠,以从事技术改良之讲习”;“二十三年(1934年)曾聘德国技师前至考察,而谋改进。”
  1943年秋,高陂成立广东省立高陂陶瓷职业学校,学校开设了设陶瓷美术专业初级班和高级班,初级班教授初中课程和美术专业课,高级班招初中毕业生,教授高中课程和美术专业课,学生80人,1949年春该校停办。

1973年潮州市彩瓷厂的艺徒  潮州市政协供图

  1988年,潮州拥有首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钟鸣)。曾师从陈钟鸣等大师的吴维潮介绍,潮州陶瓷的传承人,不是一两年就能培养出来的。数十年来,枫溪和潮州市区的陶瓷相关研究单位、学校、企业,不断加大人才培养力度,特别是对设计和艺术装饰方面人才的培训,为后来潮州陶瓷艺术家队伍的发展播下了种子。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吴维潮为学生进行创作演示  潮州市政协供图

  中国工美艺术大师张瑞端感慨,作为潮州陶瓷一奇葩的潮州手拉朱泥壶,过去因为创作队伍零散,其中不少人为生活改弦易辙,一些技艺已处濒危状态。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政府加大了对“非遗”的保护力度。
  潮州手拉壶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受到年轻一代的青睐,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加入到这一行业中来。他的儿子张泽锋大学设计专业毕业后,就主动回到家乡学习潮州手拉壶的制作,学有所成。

潮州手拉壶精品

  风行世界
  在20世纪20——30年代,枫溪陶瓷业进一步发展。1935年,谢雪影在《潮梅现象》中报道:“潮瓷为土货出口之大宗……潮属枫溪,素为出产瓷器最多地方,水陆运输,均极便利,销路异常活跃,该区人民业此者,约占十之七八,全潮人民,日常用具之瓷器,多采办该区出品,其余大部分倾销南洋……潮梅瓷器出产,经汕头出口者,每年值五百万元,枫溪瓷为最多。”
  20世纪80年代的后期,潮州陶瓷产业集群初步形成,产业中出现了“百舸争流”“百花齐放”的新景象。潮州市政协副主席、枫溪区管委会书记周永龙说,“在改革开放影响下,潮州出现了‘家家捶泥,户户拉坯’的奇观街象。”
  由于潮州陶瓷企业率先接触国外客户,外销渠道较多,信息接收快,使产品的器型和装饰方面融合了国外民族文化和艺术,做到“世界客户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西洋风格产品的创新和生产领先于国内其他产区。
  周永龙介绍,在吸收外来技术和工艺后,潮州陶瓷业者致力于打造产业化结构,从手工制作向产业集群发展,再到人工智能开发,走出具有潮州特色的工业发展之路。就这样,大多数作坊和企业“摸着石头过河”,在拼搏中获取创业的“第一桶金”。
  其中部分企业在后来成为潮州陶瓷的龙头企业。潮州陶瓷企业不仅重视广交会这一外销平台,企业单独或抱团出国参展、考察市场、联络客户,营销人员走过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

李佳鸿《记忆潮州—造陶》 潮州市政协供图

  【延伸】
  从“百窑村”到“中国瓷都”
  2019年,潮州市成功发布了全国唯一一个日用陶瓷价格成本指数,填补了我国日用陶瓷行业价格成本指数的空缺,提高了行业话语权。潮州市在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上,为产业把脉,持续加大对陶瓷产业的扶持力度。
  今年,潮州市出台《打造千亿陶瓷产业集群行动方案》,提出到2025年底,全市陶瓷工业总产值达到千亿元级,逐步形成以日用瓷、卫浴陶瓷和工艺陶瓷为主体,以工业陶瓷为核心竞争力,以智能健康卫浴陶瓷为主攻方向的发展格局,着力打造世界级的陶瓷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争创“国家级陶瓷产业转型升级创新示范区”。
  潮州市随之在资金扶持、引进人才等方面,做足政策配套措施,引导6000多家企业进行产业升级,帮助企业开拓国内市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进一步擦亮“中国瓷都”品牌。

潮州生产的智能马桶

  【访谈】(李炳炎  潮州市工艺美术协会会长、潮州市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馆长)

化祖先文化遗产 为新时代软实力

  羊城晚报:从潮州宋代龙窑遗址等考古发现,可以看出哪些文化源流?

  李炳炎:潮州韩江东岸笔架山“龙窑”群的发现,在潮州陶瓷历史乃至中国古陶瓷历史都非常重要,它是潮州窑从成熟走向鼎盛的历史见证。
  笔架山窑遗址考古发掘发现,除了四尊珍贵的五类铭文俱备的宋瓷佛像外,还出土了洋人像、哈巴狗、摩羯鱼壶等外来形象的陶瓷造像,代表笔架山窑当时是一个外销瓷窑,跟海上丝绸之路贸易密切相关,值得专家研究其重要意义。根据现有资料,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博物馆都收藏有笔架山窑陶瓷作品。
  因此,可以推定出笔架山窑址是当时中国东南沿海最重要的外销瓷窑场之一,得出潮州陶瓷生产大量外销的历史可追溯至唐宋的论断。当代潮州陶瓷产品远销海内外,成为“中国瓷都”,其源远流长。

笔架山宋窑遗址出土瓷佛像

  羊城晚报:潮州陶瓷产业源远流长,在今天如何传承?
  李炳炎:潮州陶瓷历史悠久,独具特色。“潮州窑”指的是唐宋以来在潮州广泛分布的,主要为外销而生产,并在不同时期表现出瓷器的制作工艺、烧造系统、产品特征和外销路线等诸多方面具有共性和延续性的窑址及产品。如何擦亮潮州窑这一历史文化品牌显得十分重要。
  笔架山窑遗址已经在进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考古意义重大;也跟“中国瓷都”潮州陶瓷产业关系密切,见证潮州陶瓷悠久历史,能让潮州陶瓷艺术在当代表达、创新上做好文章。
  潮州陶瓷业者要利用好祖先留给我们的无形资产,化为潮州陶瓷的软实力和新优势,全面统一地打造潮州陶瓷的文化品牌,反映潮州陶瓷历史底蕴,让品牌在国内外更响亮。
  羊城晚报:当代是潮州窑的鼎盛期,达到了潮州陶瓷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潮州陶瓷产业将如何抓住机遇、进一步发展?
  李炳炎:中国陶瓷发展到今天,原来外销为主方向的资源消耗型发展路线,不够环保,利润也不高,已经不适应新时期的市场要求。现在的市场环境,迫使陶瓷业要面对新的洗牌、建立新的思路、发展新的战略目标,才能更加适应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蔡禧平  看万山红遍   潮州市政协供图

  陶瓷业发展方向要跟国家的发展相吻合,现在必须做高端的陶瓷,通过时尚设计让年轻人喜欢本土陶瓷,发挥更有当代表达和艺术创新的理念,来服务国内庞大的市场。这样,潮州陶瓷业的市场将会更大,通过批量化的生产、规模化的进程,体现潮州陶瓷业发展的新方向。

 

  来源:广东省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与羊城晚报联合主办《岭南文史》专栏刊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