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之子”昝云龙:是中国核电创业之子,不是败家子

2018-07-20 来源:

  1983年,他穿着军装响应国家号召,义无反顾踏上陌生的南粤大地,投身大亚湾核电站建设;1986年,邓小平“建核电站不能改变”一锤定音、平息香港百万人反核风波时,他在第一线接受磨练;他是大亚湾核电站和岭澳一期的主要奠基者之一,中国核电创业史如果没有他的名字将不完整;他是2010年世界核电营运者协会“卓越贡献奖”获得者,这个相当于核电届的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奖杯,迄今没有第二个中国人捧起过……
  他就是昝云龙,政协广东省第七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

  见到昝老时,这位76岁的老人显得有些瘦削,脸上写满创业的艰辛,但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3个小时的专访滔滔不绝、娓娓道来;他一身便装,简单朴素,但难掩身上刚强、说一不二的军人气质;他语调不高,但每句话都逻辑清晰、斩钉截铁。
  退休后,他在年近古稀之时学开车、学上网,学习普通人基本的生存方式,回归自我。在他的每段故事里,都大写着“风云”二字,而他对自己的评价仅是“不是核电败家子”这么简单。

  南下深圳筹建核电站
  在来到深圳之前,我一直在军工系统工作。先搞核动力研究,后到领导机关搞科研组织管理。国家最开始是准备在江苏江阴建设国际水平的大型商业核电站,引进协议都签订了,但因为有人反对“洋跃进”,江阴核电站就搁置一边了。后来广东省领导去法国考察归来后,抓住机遇提出在南粤建设核电站。当时广东全省的装机容量才100多万千瓦,水量资源虽然丰富,但是水落差小,水电可开发资源很有限,核电是解决粤港社会经济发展所需电力最好的方式之一。
  当时建设大型商业核电站的最大困难,就是缺乏必要的资金、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1978年全国的外汇储备严重不足,而建设大亚湾2台百万千瓦级机组,初步评估需要35亿—55亿美元(汇率1:2.9)。建设核电站需要大量外汇,外汇偿还压力很大。当时香港经历了石油危机后,也希望有其他的电力来源,粤港两家不谋而合。经过研究,认为双方可以采取“合资经营、借贷建设、售电还钱”的方式,向国外银行贷款建设核电站,再向香港售电,把70%的电卖给香港,取得偿还贷款的外汇。
  1983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原任造船工业部副部长的彭士禄与我们几位曾经在一起搞过核动力的同事讲,他已调至水电部任副部长,负责广东大亚湾核电站筹建工作,需要一些有核动力经验的人才支援,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南下广东,参加大亚湾核电站筹建工作。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兴奋,表示非常愿意,具体安排通过组织联系决定后就可以行动。
  1983年3月,我们共有10人组成核电专家组,我任组长,背着行囊南下。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来过广东,更别说来深圳了,但听说过“特区”。刚开始是住在广州的港澳渔民酒家,大家每天都在房间里研究大亚湾的资料,准备项目计划和组织方案,参与对外沟通和会谈。
  1983年6月成立筹建办,我担任常务副主任。10月,为了方便和港方的工作对接,广核筹建办从广州迁至深圳蛇口,在蛇口工业区新建招待所办公。
  1984年5月,我们从蛇口迁至深圳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