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在珠海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2018-03-30 来源:

  邓小平在1992年到珠海时说“这里是很好的社会主义”,澄清了一系列模糊认识和错误认识,推动了改革开放大业,指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进方向。邓小平在广东亚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视察时,还专门问公司负责人游景玉,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说法能不能站得住脚?游景玉回答说,实践证明,现在能站得住脚,将来也能站得住脚。邓小平说,那就要靠你们了。

  我汇报说,我准备重奖科技人员。这个重奖有小汽车、房子,还有几十万、上百万元的奖金。我的话音一落,邓小平就竖起右手的大拇指说:“我赞成!”

  1992年年初,正当我们十分困难的时候,邓小平第二次来到珠海经济特区视察。当时,他已经退休了,有些人以为他只是带着一家人到南方过冬、休息。实际上,邓小平心里装的都是国家大事。那时的国际局势对社会主义国家十分不利,加上国内的政治风波刚平息不久,关于经济特区的种种非议再次沉渣泛起,整个气氛都不利于经济特区建设和改革开放宏伟大业继续向纵深发展。

  邓小平一家是在1992年1月19日乘坐火车抵达深圳的。1月23日上午8时30分,我和珠海市委副书记黄静从九洲港出发到深圳蛇口码头接邓小平一行,到达蛇口码头的时候还不到10点钟。等了一个小时左右,邓小平乘坐的车子来了,一直开到我们停船的码头位置。他老人家由警卫秘书张宝忠搀扶着下了车。我马上迎上去,双手握着他的双手,我说:“小平同志,我们非常盼望您来啊,珠海人民盼望你来呀!”邓小平说:“我也想来看看你们。”说着,我又把黄静介绍给邓小平。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等一批深圳的领导都来送行,并提出送邓小平到珠海。邓小平说:“广大已经来了,你们不要去了。”李灏说,那我不去了、不去了,叫厉有为同志陪您过去吧?邓小平不好推辞了,便没再说什么。

  就在邓小平与广东省领导和深圳来送行的领导及工作人员握手告别的时候,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拉着我到侧边说:“广大同志,我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我问,什么事?谢非说:“这几天,我看老人家好似很想讲话,但是没有说出来。我俩好好分分工,我汇报省里的情况,你汇报特区的情况,有什么说什么,把问题都端出来。时间不要太长,我们各不要超过15分钟,让老人家多讲讲。”我说:“好。”

  就这样,我马上转身走前几步,接邓小平上船,沿着船旁通道,带他到一层前舱区早已准备好的小会议室。小会议室里安排了两个沙发,是给邓小平和卓琳大姐坐的,正面还有一张小桌子。邓小平和卓琳大姐坐下来后,我们才坐。毛毛(邓榕)坐在邓小平左手边做翻译,毛毛的左边是邓小平的秘书王瑞林。谢非坐在邓小平的右手边,我坐在邓小平正对面。孙勇(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国忠(中央警卫局干部)、张宝忠(邓小平的警卫秘书)、邓楠(邓小平的女儿)、贺平(邓小平的女婿)、黄静(珠海市委副书记)、厉有为(深圳市委副书记)、刘浩(拱北海关关长)、陈建华(谢非的秘书)等人都在外围,有的站着,有的从别处找了凳子坐,旁听我和谢非向邓小平汇报。

  我们围着邓小平坐下了,谢非先打开广东地图向邓小平汇报。谢非指着地图说,改革开放这十几年,广东的发展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发展不平衡,珠三角快,东西两翼发展慢。他列举了一些数字,并表示今后要加快发展东西两翼。谢非汇报时,小平插话说:“广东要在20年内赶上亚洲四小龙,不光经济上要赶超他们,两个文明建设也要赶超他们,这样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接下来是我汇报。我说:自从您1984年来了以后,珠海特区发展很快。然后,我向他老人家介绍了珠海的工农业产值、引进的外资企业、利用外资、进出口、财政等情况,以及如何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开发西区,建设机场、港口、伶仃洋大桥等等方面的设想,但是,仍存在不少困难,最主要的是政策变来变去。政策不稳定,执行不久又变了。不少外商对我们的改革观望、等待,有的甚至不敢来了。

  听了我的汇报,邓小平说:“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左’,但也有右。‘左’是根本的,好似越‘左’越革命。他打着革命的旗号,有的理论家和政治家还拿着大帽子吓唬人,主要是‘左’,‘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啊!”

  我汇报说:“社会上有人指责我们搞的是资本主义,搞的是市场经济那一套,是典型的资本主义。”邓小平说:“搞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和市场都是调节经济的手段。”

  我们听了这段话,一个劲儿地鼓掌。邓小平也笑了,笑得很开心。

  我汇报说,有人指责我们只抓经济,不抓阶级斗争了,这样搞是搞和平演变。邓小平说:“这是错误的。根本问题是发展经济,只有发展经济,才能从根本上防止和平演变;如果经济不发展,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了。为什么东欧一夜之间就倒下去了,这不是很明显吗?”

  我汇报说,有人指责说现在社会风气不好是改革开放带来的。邓小平说,不是改革开放后才有黄赌毒。这里有个管理问题,我们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解放初,上海有不少妓女,各级认真抓一下,一下子就解决了。解放初期,云南不是也有两条枪吗?一条是真枪,一条是抽鸦片烟的枪。党和政府一下决心,也解决了。我们不仅要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也要把精神文明搞好,搞得比他们还要好。邓小平一再强调,改革开放不能动摇,改革开放十几年发展这么快,就要靠政策啊!

  我汇报说,有人指责特区发展太快,人家连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你们这样搞行吗?邓小平说:“这里有一个高速度和低速度的问题。低速度就等于停步,停步就等于倒退。现在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搞得比我们快,如果我们发展慢,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我们能快就要快,不要挡。有条件的地区尽可能搞快一点,才有条件帮助发展慢的地区。当然,你们正在发展,现在不增加你们的上缴,将来你们要帮助发展慢的地区。”大家热烈鼓掌。

  我汇报说,现在有人指责我们搞两极分化,不是个方向。邓小平说:“我们不是搞两极分化,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才能带动大家富。过去我们搞共同富裕,大家一齐来搞,搞了几十年,搞起来了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才能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嘛!”大家又热烈鼓掌。

  在听汇报时,邓小平还说:“谁反对改革开放,谁就去睡觉!”“不搞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

  邓小平一边听我们汇报,一边不断插话,澄清了很多糊涂的思想,对我们确实鼓舞很大。他老人家所谈的都是根本问题,事关国家大局和改革开放大局,针对性十分强。我们也听得非常激动,以至船靠岸了,都不知道,还坐在小会议室里谈。直到邓楠进来说:“哎呀,你们还在谈呀,珠海的人在岸上排队等着你们呢!”

  我站起身往舷窗外一看,果然到了珠海,广东省省长朱森林和珠海市几套班子的领导都在岸上排队迎接。我马上说:“小平同志,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明天再汇报。”他老人家这才起身下船。

  下船时,拱北海关关长刘浩请求邓小平与海关工作人员合影留念,他老人家同意了。下船时,邓小平还和船上的海关工作人员一一握手。

  第二天,我们陪邓小平去珠海生物化学制药厂参观。厂长迟斌元向他汇报。迟斌元汇报时说,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说:“过奖了。”得知凝血酶已打入了国际市场,邓小平拿起产品说,应该有自己的拳头产品,要创造中国自己的名牌,否则就要受人家欺负。这就要靠你们科学工作者了。科学技术,我们应有一席之地,你们这个厂就是一席之地的一个部分。中国每天都应当有新东西,才能占领阵地。我虽然年岁大了,但我感到有希望,很有希望。他看到厂里的标语“不求虚名,只求实干”,站了一下,念了一遍,说:“我赞成。”

  第三天,邓小平参观江海电子厂,这是一家内联企业。厂长丁钦元汇报时,邓小平听得十分认真。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不是有人说你们姓资吗?我看你们是姓社的,这里是很好的社会主义。”在场的人热烈鼓掌。

  第四天,在考察亚仿公司时,游景玉汇报说,我们是从事高新技术的。邓小平说,我是来看新鲜的,越新越好,越高越好。我高兴,人民高兴,国家高兴。邓小平问游景玉,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说法能不能站得住脚?游景玉回答说,实践证明,现在能站得住脚,将来也能站得住脚。邓小平说,那就要靠你们了。

  准备乘车离开亚仿公司时,他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举起右手,把五个手指头捏在一起,对我和游景玉说:“我们对国家要爱哟!我们中国穷了几百年了,现在是改变这种状况的时候了,不能再穷下去啊!中国一定要发达起来,不能等啊!我们要抓啊,我们要抓啊!”他老人家语重心长说出的这番话,饱含着对国家的无限热爱,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永远让我难以忘怀。

  离开亚仿公司后,邓小平说:“这个厂不简单啊,有这么多大学生、研究生,你们这里是吸引人才的地方。当年,我们给钱学森100个高中生,搞出了‘两弹一星’,现在不可比了。”

  我汇报说,我准备重奖科技人员。这个重奖有小汽车、房子,还有几十万、上百万元的奖金。我的话音一落,邓小平就举着右手竖起大拇指说:“我赞成!”接着,谢非说,广东省委、省政府已制定了鼓励留学生回国的条例。邓小平说:“这样很好。我们不是讲解放思想吗?要有胆量,不要抓死,要给人家来去自由,回来要安排好,要欢迎他们回来。只有回来才有出路,在国外谁看得起他们呢?都是二等、三等公民。不管政治态度如何,只要回来,就有前途,就有用武之地。”

  第五天,在拱北芳园楼旋转餐厅上,邓小平俯瞰着珠海拱北区和澳门。谢非汇报说,改革开放后,这里发生很大变化。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走下去,使“一国两制”构想变成现实。我汇报说,改革开放前,珠海的不少老百姓都跑到香港、澳门去了。有的村所有劳动力都跑了,只剩下老人和小孩。但改革开放十几年来,大多数都回来了。邓小平说:“这说明社会主义能战胜资本主义。”他沉思了片刻,然后又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一些国家出现了严重挫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了锻炼,从中吸取了教训,将促使社会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消失了、失败了,哪有这么回事?社会主义从总的方向来说没犯错误。我们跟着这条路线走,中国永远不会倒,不仅不会倒,而且会沿着社会主义道路飞速发展!从历史长河看,等过了100年,社会主义发展到中等水平,我们就足以看到其优越性。”

  第六天,我们陪邓小平视察珠海的市容。当我汇报到城市规划方面的工作时,邓小平说:“这很像新加坡啊。我要是外商,我也会到这里来投资。”汽车开到唐家港湾前山边的小别墅时,邓小平很兴奋地问:“这些小别墅是不是农民新盖的房子?”我说是。邓小平看到农民盖起了小洋楼,就问谢非广东农民的年收入有多少。谢非说,1000多元。邓小平说,这个数字肯定有问题,肯定不止这么多,这么点收入盖不起这么好的小洋楼,这个算法有问题。我们说,现在社会上有的地方对联产承包责任制有看法,有人提出要归大堆。邓小平说:“我们不能强求农民归大堆,农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到时候,农民自己会集中起来的,不应干预。我们还是要维持家庭,家庭是个好东西。中国的残疾人有五六千万,占总人口的5%,每家每户还有老人,只有依靠家庭和亲戚朋友。中国文化从孔子起就提倡赡养老人,孔夫子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社会上讲修身、齐家,家庭是社会的一个单元。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家庭的事靠国家包起来是不行的,肯定不行的。高福利国家不一定好,高福利必然带来高赋税。高赋税,企业就受不了,就往外走。我们不能这样做。”

  邓小平在珠海视察了一个星期。他的谈话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大局、关系到改革开放的成败,我积压多年的思想问题也解决了。这一个星期,我一直处在兴奋、激动的状态中。我觉得,我们党大有希望,我们国家大有希望。对办好经济特区,我也更有信心了。在邓小平视察珠海的最后一天,我在车上对他表态说:“小平同志,我一定要把您的指示贯彻到底!”他说:“我的话可能有一点作用,我的作用就是不动摇。”谢非接着说:“这是最重要的。”

  口述:梁广大,时任珠海市委书记、市长

  整理:付红军、陈惠贤

  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委员会征编出版的《敢为人先——改革开放广东一千个率先》